梁嘉霖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梁嘉霖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The Halloween Goblin 萬聖節妖精

刊登日期: 2013.06.09
作者: 梁嘉霖  

「你是甚麼意思?一個巫師正在追蹤我們?」里安問道。

菲奧莉嘆了一口氣,她正和她的堂弟里安步行回校。她將那個故事一遍又一遍地告訴里安,但他還是不明白。

菲奧莉的朋友,史畢是位細小的仙子。他飛到里安的臉前,解釋道:「方靈是個仙子巫師,他是那十四隻從我的世界出走的小仙子之一,他們愛搗亂, 他更是首領。」里安皺起他那長有雀斑的鼻子,說:「我明白那部份,但為甚麼他在追蹤我們?」

「因為他發現史畢來了這裡,要把小仙子遣送回他們的世界。」菲奧莉斯回答。

史畢點點頭。「方靈很生氣。我們已騙了三隻小仙子,並把他們送回『第二世界』。他會嘗試阻止我們。因為方靈想那些小仙子留在這裡,製造更多麻煩。」

有時候,菲奧莉也不敢相信他們已騙了三隻小仙子。先是彼力,之後是祖堤,再之後是瑪麗娜。

菲奧莉說:「對。方靈喜歡彼力令人們只顧玩樂,不願工作。還有,祖堤把電子遊戲弄糟,瑪麗娜更使水龍頭漏水,並將人們變成魚類。他不喜歡我們阻止他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Dracula Tooth 吸血殭屍的牙

刊登日期: 2013.04.28
作者: 梁嘉霖  

「嗯……」牙醫一邊把手指戳進賴安的口裡,一邊說:「讓我們來看看這顆牙齒。」

當賴安的口被牙醫像橡皮筋一樣來回拉扯時,他生氣地想:「我希望這個牙醫今早有洗手。」

「哦,是的。」牙醫對賴安的母親說:「我明白你的意思。這是不尋常的,對嗎?」

牙醫的手指一拿開,賴安便慌張地問:「不尋常?」

「它不僅僅是不尋常的牙齒,它是一顆巨大的狗牙!」

數天前,在他十歲生日時,賴安發現有一顆獨特的牙齒正在他的上顎長出,它是尖的、鋒利的,還一直不斷的生長,直到現在差不多有四厘米長! 

「是的,它是顆又大又醜的狗牙。」賴安頑皮弟弟艾登笑著說。

「一顆又大又醜的狗牙。」他頑皮的嬰孩妹妹愛倫也跟著說。

「一顆專門攻擊人的牙齒。」

「一顆巨型的砍刀。」

「一顆令人停止心跳、能砍碎馬鈴薯片、牙醫排行榜首位的牙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My Teacher Is an Alien 我老師是外星人

刊登日期: 2013.01.20
作者: 梁嘉霖  

「嗨,悶蛋!」鄧肯一邊大叫,一邊搶過彼得手中的書。「為甚麼你常常看書?難道你不知道怎樣看電視嗎?」

可憐的彼得,我知道他想從鄧肯手中拿回那本書,但我也知道若他這樣做,鄧肯便會打他。

有時候,我懷疑鄧肯的母親是否在他小時候摔壞了他的腦袋。我的意思是,一定有些甚麼事情令他決定要用畢生時間去令其他人的生活苦不堪言。否則,為甚麼他會用這麼多時間去刁難一個像彼得般的孩子呢?彼得從不麻煩任何人。他唯一最想做的就是讓他自己一個人,閱讀任何他那時正在沉迷的書本裡。

這對我而言似乎並不是個過份的要求,但鄧肯好像認為彼得的閱讀是對他個人的侮辱。

剛才這事情發生在寒假後回校的第一天,在我們還沒有進入學校的時候。我從鄧肯的面容,便知道打架的季節快開始了。

我把放短笛的盒抓緊在胸前,看著他青白的臉開始轉紅,彼得幾乎為每一件事都臉紅。他身材高佻,並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除此,他是我遇見過最聰明的人——包括成人在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The Call of the Wild 野性的呼喚

刊登日期: 2012.11.18
作者: 梁嘉霖  

巴克沒有看報紙,要是有的話,牠便知麻煩正在醞釀,不只影響牠自己,也影響每一隻狗,那些住在普吉特至聖地亞哥,長滿強壯肌肉和厚長毛的狗。

不久前,一些居住在北極地區的男人找到了一種價值不菲的黃色金屬。現在,成千上萬的人都因為那些他們叫做「金」的金屬趕來北面。這些人想要狗隻,就像巴克一樣的狗隻,擁有結實的肌肉和可保暖的厚毛的大犬。

巴克居住在陽光普照,位於加州的聖塔克拉谷。米勒法官的大屋遠離大路,半隱在樹叢中,從樹縫中可看到屋子四周被寬敞的陽臺環繞。屋前是一條舖滿礫石及繞過草地的車道,屋子後方是一些很多馬伕和男孩在那裡工作的馬廐、一排排給僕人住的長滿蔓藤在外牆的小屋、長長的葡萄藤、綠油油的草地、果園及漿果園、還有一個很大的水井貯水池,供米勒法官的孩子游早泳及在炎熱的下午涼快涼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The Whipping Boy 挨鞭童子,皇子替身

刊登日期: 2012.09.20
作者: 梁嘉霖  

 

一天晚上,皇帝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晚宴。「頑童皇子」鬼鬼祟祟地走過那些貴族和女士身後,把他們的假髮捆在他們所坐的橡木椅背。

之後,他便躲到一個男僕的身後等待著。

當那些貴賓要站起來向皇帝敬酒時,他們的假髮全都掉了下來。

貴族們立即抱著自己那光禿禿的頭,像是被人剃取了頭皮似的。在場的女士則發出尖叫聲。

「頑童皇子」(當然,他從未被人公開喚此稱號)把雙手摀著嘴,嘗試忍著不笑。但他終於忍不住,發出一連串的「哈哈」、「呵呵」和「嘻嘻」的笑聲。

皇帝發現到他在笑,氣得要破口大罵。接著,他大聲喊叫:

「把那『挨鞭童子』帶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