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瑞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東瑞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十句贈言

刊登日期: 2013.06.29
作者: 東瑞  

 

 從2012年9月16日到今天(2013年6月30日),時間流逝很快,九個多月不覺過去了,《寫作魔術室》專欄到最後一篇了。在此,對同學們不禁有一種依依不捨之感。

曲終人暫散,又到臨別贈言的時候了。是的,寫了那麼多,如果要將你的短文寫作經驗,總結為簡潔的十句話,會是甚麼呢? 我思考很久,寫成如下十句贈言: 

一、文章開門見山,閒話少說,直奔主題。

二、寫好文章後,自己讀它兩至三遍, 刪去那些說了等於沒說的廢話、多餘的話。

三、錯、別字非常令人討厭,太多影響質量,美文也會變成醜文,切記。

四、盡量放棄已經被人寫爛寫濫的內容和場景。視覺、聽覺功能,電影或攝影遠遠比平面的文字強,文章可以在觸覺、味覺、感覺、嗅覺等方面加強。

五、描述事物時,多在細節上下功夫, 細節的精采有助於文章的閱讀效果。

六、避免流水帳,那是浪費紙張,也浪費了讀者的寶貴時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創作大敵 —— 一般化

刊登日期: 2013.06.23
作者: 東瑞  

 

 如果要問我甚麼是創作的大敵? 我認為是一般化。我們讀中小學時,用文字寫文章,叫「寫作」。廣泛意義的,連寫信、日記、課堂作文、寫實用的應用文都稱呼「寫作」;一旦長大,用寫作來表達意見,抒發感情,將它變成創造性的藝術品,寫作就叫「創作」了。我們講了那麼多,最後同學們一定會問我:你說了那麼多,你認為創作最大的問題究竟是甚麼呢? 

我會毫不考慮地說,最該避免的是「一般化」吧! 

那就是: 一, 內容不要一般化。這有點像百米短跑、游泳比賽,取捨淘汰的原則就是看時間。哪怕你只是比別人快0.01秒,勝利就非你莫屬。最近讀同學不少寫爸爸媽媽的短文,編輯讓我在五、六篇中精選一、二篇,我頭都大了! 表面看篇篇都差不多。最後三思, 就看哪篇能吸引我、令我感到新鮮的?那也只好按照我以往的閱讀經驗了!有一篇將父母做了比較,而且寫出他們特別的興趣個性,文中的父親居然做家務,還會替小作者剪頭髮!我選了!內容不太一般。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短和長

刊登日期: 2013.06.16
作者: 東瑞  

 

 常常看到一些文學賽事對字數的限制。不同的文體(體裁)、組別、不同的年紀,要求都不同。例如,全港學生故事創作比賽,高小組要求900字,初中組要求1200字,高中組要求1600字;青年文學獎中的小說要求10,000字,小小說要求2000字。字數究竟有甚麼意義呢? 

意義可重大了! 

字數超過的稿件,我們看到都被取出來,予以第一輪淘汰,理由是犯了規。可見字數是有意義的。有所限制, 才是藝術的其中一個特徵。這有點和體育比賽項目一樣,惟有將條件限制,才可能在相同的賽規下,進行公平競爭。小小說(極短篇)正是因為字數的限制而叫「小小說」。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文字(語言)既是文學的工具,字數就是工具的使用數量。由此也就將某種文體、尤其是小說,區分為長、中、短篇和極短篇。這又是另一方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文章的真假

刊登日期: 2013.06.09
作者: 東瑞  

我們經常聽到一篇文章的作者,向別人極力地宣稱:「我寫的是真的!」生怕讀的人誤解他虛構。其實,一篇文章究竟是不是真的,不是靠作者的特別聲明,而是看作品的實際效果。有的, 明明是真實發生過的,只因為寫作的功力不到家,讀起來很虛假;但有的完全是虛構,因為描述得感性具體詳細,讀者自然而然感覺上不可能憑空捏造,就被完全吸引,當是一件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比如沒去過萬里長城,可是作者收集了很多有關長城的旅遊和歷史資料, 而且融會貫通,一枝生花妙筆將文章寫得叫人深信不疑:以為他確實去過萬里長城。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確實有過作家未曾去過長城而寫長城的文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想像力和感覺

刊登日期: 2013.06.02
作者: 東瑞  

 

 小說和散文,如果缺乏了想像力和感覺的細膩描述,那就大大失去了吸引力,就跟一部死板照錄的紀錄片或會議記錄一樣,讀了令人發悶,味同嚼蠟。

有不少朋友問我,散文可不可以虛構?原則上,散文較小說真實,最好不要虛構,要虛構不如就去寫小說吧! 

散文和小說的主要區別,卻不在於真或假;最關鍵的區別,倒在散文寫得比較直率主觀,小說則比較含蓄客觀。在我們當學生的時期,作文堂上,老師經常提出一些「我的父親、母親、家庭」等題目。老師不妨再出點自由的命題。有時,寫作的時間太緊逼,一時間,學生想不出親人值得寫的事蹟,難免就虛構一番。問題是,虛構時又寫得很詳細和具體,好像真的一樣,還評上高分。因此,散文中可以不可以有虛構成份,還真難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莫言讀書的故事

刊登日期: 2013.05.26
作者: 東瑞  

我多次為學生主持講座、寫有關寫作體驗的專欄時,強調讀課外書的重要。我們也說過為甚麼寫作和讀書有關的話題。其實,這也不是應景而已。一位作家、或喜歡寫作的朋友,如果不多讀課外書,如何知道別人寫過甚麼?如何知道別人用甚麼方式來寫?創作不是講究創意嗎?如果不廣泛閱讀古今中外的作品,就無法吸收前人、前輩文字中的精華,更無法知道自己認為富有創意的東西,是否別人早就實驗過了? 

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小時候很窮,小學三年級時還穿著開襠褲,老是吃不飽,他為了多讀一點書,就要為人家推磨、做事。就這樣,他幾乎把村裡能用自己辛苦勞動換來閱讀的書都讀完了,沒書讀的時後就讀《新華字典》。稍長大一點,他大量讀福克納和魯迅的作品,幾乎把他們的書都讀完了。雖然莫言很謙虛地稱自己讀書很馬虎,很少讀完,但從他的作品中,我們看出他受他喜愛的作家的作品影響很深,尤其是魯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五覺齊全

刊登日期: 2013.05.19
作者: 東瑞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談到寫作要調動人的所有感覺時,有一段話說得非常精采。還是引用他的原文比較好, 以免轉述時意思變了樣:「作家在寫小說時應該調動起自己的全部感覺器官,你的味覺、你的視覺、你的聽覺、你的觸覺, 或者是超出了上述感覺之外的其他神奇感覺。這樣,你的小說也許就會具有生命的氣息。它不再是一堆沒有生命力的文字, 而是一個有氣味、有聲音、有溫度、有形狀、有感情的生命活體。」

可能有些朋友會覺得這麼說很費解, 其實,莫言的意思是:寫散文或小說都要寫得感性、形象而具體,把我們的各種感覺都寫出來。因為每個人的「五覺」(味覺、視覺、聽覺、觸覺、嗅覺)是不同的。莫言還說到「其他神奇感覺」會是甚麼呢?我的理解是心理感覺、幻覺等等, 每個人都不同。在電視、電影那麼發達的時代,影像主宰了一切,比較之下,文字顯得那麼蒼白軟弱無力,不發揮文字的優勢和功能怎麼行?例如,味覺、觸覺、嗅覺、心理感覺都是影像無法勝任的,文字就還有充分發展的空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創作的三要素

刊登日期: 2013.05.12
作者: 東瑞  

 

 著名的文學評論家劉再復總結得很好,他說,創作最重要的是以下要素, 即「心靈、想像力、審美形式」。他用了比較文雅的語言來概括,其實,說得通俗一點,「心靈」就是指一個人的思想和感情;「想像力」就是在現實基礎上的虛構、構想:「審美形式」就是一篇作品的表現形式、藝術技巧或特點。這三項很重要,如果有人問,寫一篇東西,要怎樣才能寫好?可以說,都包括在劉再復說的這三要素了。

所謂「心靈」就是好心靈吧!一位作家有著偉大、善良、美好的心靈,他才可能寫出感人的作品。譬如安徒生,要是他沒有偉大的同情心,他如何寫得出《賣火柴的小女孩》、給予即將凍死的窮苦女孩那幸福的祝福?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者莫言如果沒有向天下母親致敬的偉大心靈,如何能夠寫得出《糧食》這樣令人讀之熱淚盈眶的小說?《糧食》中的母親,在極度飢餓的年代,為了養活一家大小,每天將豆啊、米啊大量吞進肚腹內。到了家裡, 面對一盆清水,然後用筷子將那些糧食從喉嚨裡摳出來。那種難受的感覺非言能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比喻是一種需要

刊登日期: 2013.05.05
作者: 東瑞  

寫作時,並不是因為要把文章弄得華麗,像穿上整齊光鮮的衣服赴宴一樣,而用上許多形容詞。用上形容詞, 其實非不得已。比如與人約會,在某一個地點,交接一份文件或物品。彼此從未見過面,彼此或其中一方都要把自己形容一番,如果不形容,未曾見面,就無法將事情進行得順利。形容通常是形容特徵: 

「穿紅色衣服、戴眼鏡、個子高高的、下身穿條白色長褲、左手抓著一張報紙、右手臂挽上一個小書包的女人, 大約二十來歲,那就是我,肯定不會錯了。」

這一系列「說明」都是形容,在寫作中,列為修辭;而在修辭中,最常見的是比喻。比喻是寫作上的一種需要。

比喻有兩個重要原則。一般來說, 用於比喻的和被比喻的,要有些相似的性質,這是一;二是,用來比喻的,要比被比喻的,更為大家所熟悉。

我寫過一篇到印尼婆羅摩火山參觀遊覽、看日出的遊記,寫汽車在凌晨天色仍黑的沙漠上行進的感覺,我用了比喻: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怎樣取捨素材

刊登日期: 2013.04.28
作者: 東瑞  

到一個地方旅遊,不過三四天而已,可是去的景點很多,想寫一篇遊記,如何取捨呢?如果不想寫成一般常見的流水帳,只好將所到的地方排比一下了。那些或哪一個景點最值得我去寫?以我2012年一次鹿兒島旅遊為例,前後雖僅四天,但旅遊車跨越了鹿兒縣、宮崎縣、熊本縣三個縣, 先後在至少近二十個景點停泊,讓團友參觀遊覽。

寫甚麼好呢?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