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玉英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霍玉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四時有序,然後可以等待,可以盼望!

刊登日期: 2014.03.02
作者: 霍玉英  

 

 有謂《然後,春天就來了》(And Then It's Spring)是一個充滿「期待」的溫馨故事。想想看,春天,何以能有所「期待」?因為在嚴寒過後,溫潤的綠、清朗的藍會洗滌大地,讓人眼滿都是春色;春天,何以能有所「期待」?因為我們明白,只要把種子埋在泥土裡,在雨水的滋潤,陽光的照拂下,種子發芽,一點點的綠便會從土黃色裡伸展,然後漫過大地。

當然,「期待」需要「等待」,而「等待」需要時間!需要耐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曾經 袖手旁觀 的瑪蒂

刊登日期: 2014.01.19
作者: 霍玉英  

      校園看似是一個純真的世界,但朋輩欺凌從來不缺。就欺凌事件而言,有以為暴力最為嚴重,但在日常生活中, 我們往往因一時之快,輕慢的言辭不單會傷害他人,有時更讓自己終身遺憾。雖或在反思己過後,想到要向那人說一聲對不起,但機會誠非必然。在〈給讀者的一封信〉中,海倫娜.艾斯提斯(Helen Estes)回憶了母親寫下《一百件洋裝》(The Hundred Dresses)的緣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和我的空間與天地

刊登日期: 2013.11.24
作者: 霍玉英  

 

聽過這麼一個故事 ——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明天,我要出生囉!

刊登日期: 2013.11.17
作者: 霍玉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當尼克遇上葛蘭潔老師

刊登日期: 2013.11.10
作者: 霍玉英  

 

 在林肯小學裡,全校最壞、最聰明,最乖的學生跟尼克一點也沾不上關係 —— 他自成一格,腦袋裡有一大堆鬼主意,而且會把它們付諸實行。這樣的學生很會惹麻煩, 是老師心目中的搗蛋鬼。對的,三年級的時候,尼克就在冷颼颼的二月天,把教室變成了熱帶小島,讓班導師狄芙小姐樂透了。四年級的時候,他創造了「黑鸝大搜查」, 並實驗整整一年,而艾佛麗老師竟無法偵察是誰發出那超級高亢又吵死人的叫聲:「匹 —— 」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Relieur 不買書,也不賣書的手藝人

刊登日期: 2013.10.06
作者: 霍玉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畫出我的樣子

刊登日期: 2013.09.29
作者: 霍玉英  

該有怎樣的樣子? 

是自己想要的,還是他人認為我們該應的模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繪本的終身讀者:從三讀到再讀

刊登日期: 2013.06.29
作者: 霍玉英  

 

 在五十七歲那一年,日本寫實報導作家柳田邦男慘遭喪子之痛。在陷入自責和抑鬱整整兩月後的一天,他在書店重遇繪本,而宮澤賢治的《風之又三郎》讓他走進時光隧道似的飛向童年,並在那裡找到溫暖和慰藉。因為人生閱歷,重拾繪本的柳田邦男找到異於以往的深意和韻味,並在倒栽在繪本堆後,致力「三讀繪本」的呼籲。所謂「三讀繪本」,指的是在小時候、育兒階段,以及在踏入人生後半的階段裡,好好細讀繪本。

與台灣繪本推手林真美一樣,我們在小時候鮮有機會接觸繪本。我何其有幸,因為教學的關係,先跟教師,後與家長在繪本「發現孩子」, 「照見自己」。再者,在人生高低起伏間閱讀繪本,更有很不一樣的體會。因此,初讀八島太郎《烏鴉太郎》,即對林真美在該書封底的話產生共鳴: 

在歷經世事風霜雨露之後,還可以因為一本小小的繪本,到達不需言說就能「醒醐灌頂」的清明境界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放暑假了!

刊登日期: 2013.06.23
作者: 霍玉英  

 

 每年暑假,父親要我們擬訂夏日作息時間表,這個重任落在大哥身上。上午吃過早飯,輪流做中文、英文或數學暑期作業,午飯後,預習九月的新課程。新課本從何而來?哈!我們家三兄妹同校,二哥和我的課本都是大哥留下來的。午飯前後,都有休息時間, 這時候澳門綠邨電台正廣播《泰山》,廣播劇由一位人聲演泰山、阿珍、大猩猩、動物,還有旁白,播音員是男性,模擬阿珍的聲音時雖然彆扭,但我還是喜歡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泰山呼召大猩猩的聲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飛向一個屬於自已的家

刊登日期: 2013.06.16
作者: 霍玉英  

 

 2005年春遊過古國印度,朋友問: 「印度之旅,可好?」我搖搖頭,難以言說心中的糾結。當讀到葛羅莉亞.魏蘭(Gloria Whelan)的《十三歲新娘》(Homeless Bird),我不得不拜服作者寫作的力度。魏蘭從未踏足印度,只通過新聞、閱讀、想像及人文關懷,在2000年寫下是書,那是一個生於二十世紀「古國」印度女孩—蔻莉的成長故事。英文書名Homeless Bird很好理解,蔻莉就是那一隻無家的「鳥」,因為家貧,無法像兩位兄長一樣上學,並在十三歲那年,被騙嫁給得了重病的哈力,並在婚後不久成為寡婦,終而被婆婆遺棄在寡婦城裡自生自滅。

怎樣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唯一可以依靠的是自己。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