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為你 寫一張小卡片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年@北京  


只能為你 寫一張小卡片

刊登日期: 2013.01.20
作者: 李星波  

室友去台北旅行,給各個朋友寄明信片, 在一個叫「十分」的地方還不忘給自己寄一張。那明信片的材質特別,可以吸附在金屬表面,正面的幾個大字也讓人忍俊不禁,那是「十分幸福」。好友去奧地利,臨行前問我在香港的地址,後來她在茜茜公主曾住過的地方,寫一張明信片捎來問候。

在異鄉念書時,聯繫上了多年未見的同窗,我立刻跑去買了一張小卡片,塗塗抹抹,投進郵筒,想像著大洋彼岸的友人收到卡片的心情。這情景被身旁的同學看到,那年生日,她特意買了本《我只能為你畫一張小卡片》作為禮物,她說在書店裡看到書名時,頓時想起那天著急寄卡片的我。

我忽然想到,甚麼時候送出第一張卡片? 小時候的西曆新年和農曆新年,班裡時興互贈賀卡,女孩子之間贈賀卡,最喜歡在落款寫上「你永遠的朋友」,僅為了表達當下自己的祝福,誰也沒有在意永不永遠。長大了才知道「永遠」是多麼沉重的詞語,年少的我們把它看得太輕薄。

某天放學回家的路上,朋友說起看《哈利波特》第一卷,僅用了一個晚上便看完, 因為內容太吸引人,翻開第一頁手就停不下來,於是一鼓作氣看完了整本。當時正颳起「哈利波特旋風」,學校運動會時同學把《哈利波特》帶到運動場,準備在看比賽的空閒見縫插針的閱讀,我隨手拿起,頓時迷得不能鬆手,一心沉浸在奇幻的魔法世界裡。

曾經我們坐在操場上,抬頭望著藍天裡隨風而動的朵朵白雲都覺得快樂,躺在草坪上望著陽光穿透片片綠葉都覺得感動。秋天依然如期來到,而我們走不進霍格華茲魔法學院;打開衣櫥也到不了傳奇的納尼亞;花草叢中望不見愛麗絲掉進的兔子洞;彼得潘只有在夢裡才會悄然飛過。就好像回首望去,年少青蔥的歲月只是一場夢。

夢醒後,剩下一張張寫滿祝福的卡片。所有的曾經和現在,也許我能做的,只是真誠的祝福、默默的祈禱,然後為世界某個角落的你,認認真真的寫一張小卡片。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