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心裡:讀陳致元《想念》與《很慢很慢的蝸牛》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走進心裡:讀陳致元《想念》與《很慢很慢的蝸牛》

刊登日期: 2012.12.09
作者: 霍玉英  

 

 

 好多年前,在書店看到《想念》,翻開它,我很快便隨著少女的腳步,開始了一次尋訪之旅,尋訪甚麼?不到最後,你沒法猜透。在《想念》最後的一個跨頁裡,墳頭上的小花,真教人「心有戚戚焉」。原來,懷想從來不因時間流逝而消減,陳致元的畫筆一下子寫到我十多年來對母親的追念。《想念》是一本無字書,每一次跟大朋友小朋友分享這個故事的時候,只需要播放一段輕柔的曲子,讓讀者靜靜地在音樂的伴隨下,像看電影般把故事讀完。當最後一個音符都逝去了,那永遠不能忘懷的愛,便默默地沁進心裡。

也許有人認為《想念》題材敏感沉重,但從火車到達終站,讀者便看到女孩的三位好友,還有一條小狗,隨之而來的是鬼臉、花環、歡呼,還有滿天的散花,陳致元不單為讀者佈置了歡快的景像,還寫到了孩子天真的玩耍與純樸的友情。其後,四個小孩, 兩輛腳踏車,就在田野與山路追逐嬉戲。那一條與孩子形影不離的小狗更是創作者匠心獨運之作,看!牠有時會在孩子的比賽中推波助瀾,有時卻打頂草帽,坐在水溝邊,旁觀孩子的水戰。在創作上,陳致元從沒有忘記孩子,《想念》也因之而充滿童趣。

我們都知道蝸牛很「慢」,不待創作者再三強調「他走路很慢、很慢、比自己說話的速度還慢。」「慢」早被標籤 —— 沒有效率!吃虧! 然而,《很慢很慢的蝸牛》讓讀者重新審視「慢」。好慢好慢的蝸牛要爬到葡萄樹上吃葡萄,但牠的想法很快便惹來蛇和青蛙的嘲笑! 

嘶……嘶……蛇行的速度驚人,很快就滑到樹上,可葡萄還未成熟, 酸得蛇把葡萄吐出來。

哇……哇……青蛙的後腿真壯,一下子就跳到樹上,舌頭一伸,捲進了好幾顆葡萄,可葡萄太硬,青蛙只得把它吐出來。

蛇行的速度與青蛙躍跳之快,竟沒有為牠們帶來好處, 快與慢,成與敗,原來並沒有定量。《很慢很慢的蝸牛》最令我心動者,不獨是創作者的生活哲學 ——「慢」,還有他永遠沒有忘記為孩子的創作理念。於是,當很慢很慢蝸牛遇上很慢很慢的毛毛蟲,他們所開展的一段長征,其實摻雜著溫情與激情。

蝸牛和毛毛蟲一邊爬,一邊聊天,偶爾會停下來聞聞花香,生活中原來到處都是美。

蝸牛會一邊爬,一邊會畫畫給毛毛蟲看, 因為牠愛畫畫,也願意與毛毛蟲分享。

蝸牛和毛毛蟲曾一起擺脫蜘蛛的誘惑,沒有變成牠的晚餐,他們多麼的同心同德。

走累了,蝸牛和毛毛蟲便會躺在葉子上,享受舒服的涼風和美麗的月色,生活真有說不出的寫意。

在長途跋涉中,蝸牛和毛毛蟲會一起用力往山坡上爬,然後又歡快地往山下滑,苦與樂,共生也共享。

終於,蝸牛和毛毛蟲爬到葡萄樹上,但樹上只剩下一顆,並且快要爛掉。面對蛇和青蛙的再次嘲諷,毛毛蟲傷心得哭了起來。然而,很慢很慢的蝸牛卻有不一樣的建議 —— 爛熟的葡萄不單可以做甜美的三明治,還可以邊吃邊玩,吃出好多動物的形狀,《很慢很慢的蝸牛》委實為讀者提供了多元的思考空間。吃過甜味的葡萄三明治後,蝸牛和毛毛蟲計劃去吃蘋果。讀者翻過這一頁,目之所遇,是一顆懸在樹上的青蘋果,在暈黃的月亮下,讓人垂涎。這一幕該應是圓滿的結局,然而,創作者卻再一次走進讀者的內心,教他們感動 —— 

翌日,蝸牛把變成蛹的毛毛蟲放在背上,慢慢地往蘋果樹爬去。不知過了多少天,毛毛蟲終變成美麗的蝴蝶,並帶著蝸牛飛往蘋果樹去。在這一刻,天空上第一次出現蝸牛,而這一隻蝸牛竟不忘叮囑毛毛蟲 —— 不要飛得太快哦!既然能飛,為甚麼不要飛得太快?原來,飛得太快,蝸牛和毛毛蟲便會錯失很多美好的、難忘的時光,而這些時光只永遠屬於他們倆。

從創作第一本作品始,陳致元總不忘孩子,無論是看似沉重的《想念》,抑或滿載哲思的《很慢很慢的蝸牛》,故事中佈置了很多孩子最愛的玩耍與遊戲,折射了作者在兒童本位的洞見與掌握。我常想,《很慢很慢的蝸牛》雖屬兒童圖畫書,但讀者的年齡層跨度可真大。假如我是一個小孩,讀是書,不單找到「自己」,還深深體會可貴的友誼。假如我是青春的男孩或女孩,在蝸牛和毛毛蟲身上,我嘗了戀愛的感覺。到如今稍有年紀,我感動於「慢」的哲學,並由它而生的生活態度。

陳致元以作品悄悄地走進讀者的心裡,牽繫了一種知心體貼的感動。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