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送來的禮物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上天送來的禮物

刊登日期: 2012.11.04
作者: 霍玉英  

 

一次講完黛比.艾威爾的《感恩之門》,我都會問座中朋友:「新世界餐廳(New World)門下面怎麼卡住一顆馬鈴薯?」最常見的答案是:「老奶奶打掃完大門外的落葉,忘了馬鈴薯。」沒錯!從《感恩之門》的封面,讀者很容易看到老奶奶用一顆馬鈴薯卡在門下面,免得大門進進出出的,方便打掃。然而,老奶奶真的忘了那顆馬鈴薯,讓倒楣的安妮和艾德有機會走進新世界餐廳,渡過一個意想之外的感恩節嗎?

也許。也許不。

感恩節是一家團聚的日子,但安妮和艾德獨自在家,更不巧的,晚餐烤焦了,他們的心情壞透了,尤其是安妮。好好的感恩節,就因為她搞砸了,安妮賭氣地去燙衣服。原來愁眉苦臉的艾德,在這個時候卻抱怨肚子好餓,建議要到新開的餐廳踫踫運氣。安妮無奈地答應,但她認為這一切一切的感覺會不一樣。誰料「感覺不一樣」真箇「不一樣」,對安妮和艾德如是,對老奶奶一家如是。

在新世界餐廳裡,老奶奶一家正準備慶祝第一個感恩節,也因為是「第一個」的關係,閱歷豐富的老奶奶不會忘記新移民的艱難歲月,也料想得到被拒諸門外的無助與困惑,於是徹頭徹尾反對家人趕走安妮與艾德,她說:

在老家啊,敲鍋子是用來趕走野狼,可不是要趕走那些肚子餓的人。況且今天是感恩節,我們烤了一隻像狗屋那麼大的火雞,卻不肯和別人分享?哼!

就這樣,安妮和艾德意外地成為老奶奶家的貴賓,並跟新認識的朋友一起吃晚餐、一起跳舞、交換禮物,然後彼此感恩:「謝謝你們,讓我們過了一個很特別的感恩節。」在這一個非比尋常的感恩節裡,最值得大家感恩者,莫過於那一顆卡在門下面的馬鈴薯吧!因為它,原來分屬兩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兩家人,一下子便成為好朋友。

豐子愷在〈關於兒童教育〉一文,談到永葆童心的辦法,他說:

兒童對於人生自然,另取一種特殊的態度。他們所見、所感、所思,都與我們不同,是人生自然的另一方面。這態度是甚麼性質的呢?就是對於人生自然的「絕緣」的看法。所謂絕緣,就是對一種事物的時候,解除事物在世間的一切關係、因果,而孤零地觀看。

因此,我更願意看到座上聽罷故事的朋友,以絕緣的眼睛觀看這一顆獨異的馬鈴薯:老奶奶有意把馬鈴薯卡在門下面,讓餓肚子的人來到「新世界」,並得安慰。豐子愷還指出,「絕緣的眼,可以看出事物的本身的美,可以發現奇妙的比擬」,而藝術教育正是教人絕緣的方法,教人學做小孩子,培養他們的「童心」,使長大以後永不泯滅。

1620年,「五月花號」載著近百名清教徒到達美洲,在嚴寒的冬天裡,他們遇到難以想像的困難,在饑寒交困中,最後只存活了五十多人。最後,倖存者因為得到印地安人的幫忙,翌年迎來了豐盛的秋收,而感恩節也因而成為歐陸新移民的重要節日。然而,感恩,不拘於形式,不囿於時間。凡可感恩、凡應感恩,就在當下。不過,何人應予感恩?何事理當感恩?最容易令人聯想得到的,也許是他人的贈與,無論是精神的、物質的。近日,和一位朋友談到圖畫書的生與死,我說:瀕臨死亡的威脅、面對難以跨越的困境,有時或可視為一份禮物、一個祝福。朋友也許不太贊成我的說法,但因為它的存在,生命才能滿懷希望。明白死亡即在咫尺,心中於是存儲生之勇毅;了解匱乏與缺失,便能以有限為起點,一點一滴的往前挪動一分一毫,在衝破有限的一剎那間,便往無邊無際的遠方直走。朋友提出異議:兩者一線之差,取捨間,實難以抉擇,懸於一念之間。

我想,朋友的話沒錯 —— 只在一念。不過,常存感恩的心,並以絕緣的眼睛顧念眾生,取捨於焉了然明白,你還會選擇放棄嗎?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