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醫 ‧ 修德(下)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行醫 ‧ 修德(下)

刊登日期: 2020.02.28
作者: 脊醫 尺甫  

在脊科醫學學院的生活雖然艱辛,但與同學共同努力溫習及實習,都一一考過解剖學、神經學、病理學、診斷學、X光原理及閱讀、心理學及營養學,還有脊科在人體各部位的手療法等等不同科目。除讀書外,我還到學院附近的中小學,為不同級別的學生檢查脊骨為社區服務,以致在我畢業前,地區及學院推薦及提名我當上了當年的「美國傑出青年」。

1988年畢業後,我決定回到土生土長的香港服務。由於當年在港沒有訓練脊醫的課程,所以該科不被政府承認。經過艱苦的奮鬥,政府在1993 年在立法局通過脊醫註冊條例,成為亞洲第一個為脊醫立法的地區。而「脊醫」這個名稱都是我跟政府商討時所提出。 後來我被邀成為衛生署屬下的香港脊醫委員會委員,並出任專業守則小組主席制定專業守則及後成為註冊小組主席,為第一批脊醫註冊。

在人生路上,我一直都感覺到天主的祝福, 聖母的眷顧,父母親的呵護,所以我時常都對天父充滿著非常感恩的心,因為所有東西都是祂白白給予我的恩寵。

在大學的年代,我被揀選為非常務送聖體員;在過去的歲月中,我曾在美國、加拿大及香港的不同堂區服務,到今年的聖母無染原罪瞻禮,就是我服務了40年的大日子,現時我是香港教區內資歷最深的非常務送聖體員。

天主的美好安排是無法估計,我從一個平凡的培聖會會友在香港致力推動會務及工作,誰知為了籌備香港分會的40年慶祝,我便踏上聯繫國際事務的層面,後來被邀請參與國際董事會的工作,及至2011年榮幸地被當選為第68任國際總會長,真的從未夢想過成為首位華人當上這個要職。 

卸任之後,我靜下來默想,過去一年的工作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已經做到「相信我所學的,傳揚我所相信的。」剩下來就是要做「實行我所傳揚的。」我知道是適當的時刻去回報聖母對我在人生路上的愛,服侍主耶穌的教會,回應終身執事的聖召。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