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專業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醫.社父母心  


我們的專業

刊登日期: 2019.09.20
作者: 徐邦雄 黃宗顯  

從今期開始,我們的版面及內容進行大革新,我們不單只關注管教子女的問題,我們更關注整個家庭所出現的情況,例如家中長輩的生活問題,如何對待家傭,夫婦相處經常出現的問題等;當然,我們歡迎各位來信或電郵, 詢問有關家庭所面對的情況,我們會一一解答。

而我和黃醫生會從我們的專業角度,分析大家很想知道的問題,並建議處理的方法。在未來的三期,我們會就自己的專業,向大家講解一下,並指出我們的專業限制, 先讓讀者們了解一下社工和精神科醫生是甚麼?使大家知道我們不是萬能,也有工作上的限制和困境。

現在讓我先講講社工的情況:記得很多年前,有一部電視劇叫《北斗星》,內容是講述社工的工作,姑勿論它的故事是否真確,但卻給人對社工這份工作有所認識,在隨後的日子,看到連香港小姐的志願,也想成為一位社工,因為覺得社工可以幫助別人,非常有意義。

然而,社工是否真的可以幫助別人呢?首先,社工要清楚知道,來尋求幫助的人是否全心願意接受幫助,大家可能覺得奇怪,見社工的人竟不是全心願意接受幫助?試想想,學校的學生,大都是由老師轉介,加上大部份學生都覺得要見社工的都不會是好學生,所以來見社工的學生都不是自願的,因此,學校社工的工作本質就是困難的。

其次,有些人來見社工,不是尋求協助,而是找一個附和者。通常這類求助者對自己的問題已有定案,例如;婚姻破裂的人早已認定是對方的錯,他找社工表面是解決婚姻危機,但真正的原因是希望社工認同他的看法——錯不在我,而是對方。這類人極難處理,因為當社工和他的意見不同時, 他未必會細心聽下去,更甚者會罵你不曉得了解他。

徐邦雄


香港的公營精神科服務模式,都是跨專業的,除了精神科醫生外,也有其他不同專業的人士,其中包括社工,在病患者的專業照顧上,他們擔當著十分重要的角色。求診者接受精神科醫生評估後,假如醫生認為患者有生活上的困難,例如居住、工作、財政、關係等方面出現問題,無論這些問題是否跟情緒有直接關係,醫生都應該轉介至社工作出跟進。因此,在一個跨專業的醫療服務中,醫生跟社工有著合作無間的關係,彼此會有不少的溝通, 盡心竭力幫助患者。

精神科專科醫生是多種專科醫生中的其中之一,主要是照顧患者的精神心理問題,會就問題作出評估,然後進行治療,或作出合適的轉介至其他人士跟進。精神科醫生跟其他專科的醫生有所不同,因為求診者未必有明顯外在徵狀,也未必能夠清楚表達他們的不適,有時候他們甚至懷疑是否應該找精神科醫生求診, 跟傷風感冒、手腳疼痛、傷口流血等有形徵狀的情況有所不同。面對著相對較無形的徵狀, 要作出診斷有時是一種挑戰,不但需要從患者問取病歴,有時還需要問患者的家人、朋友或老師。 

因為診症模式和方法有所不同,而患者的精神心理可能跟他們的成長或背景有關,因此精神科醫生會較深入地問取病歷,曾經有患者不明白為何「查家宅」。精神科醫生跟患者需要建立良好和互信的治療關係,但有時候這是不容易的。因為不是每位求診者都認為自己患病,不是每位都認為有需要求診,所以不少是由家人或身邊人帶去見醫生的,在缺乏病悉感的情況下,患者可能在診症過程中不合作,甚至對醫生的診斷抱著懷疑,也未必跟從醫生的治療建議。在不少限制的環境中工作,醫生只有竭盡所能,首先需要讓患者建立信任,這可令之後的跟進更順利。

黃宗顯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