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真福團兒童之家(四)小孩成大器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越南真福團兒童之家(四)小孩成大器

刊登日期: 2019.06.28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若在兒童之家留久一點,我會切實地學曉越南語,因為大部份小孩都不會英語,若能略懂當地語言,便能與孩子作更深層的溝通。然而,不能用語言卻會產生別的溝通方法,有時候我乾脆用廣東話,反正他們聽不懂英語,而且某些越南語的音調與廣東話相似,他們總能透過語氣和動作理解我的意思。

可是,若與那些聽不見的小孩相處,也許越南語也沒用吧。上篇不是說過我們在炎熱的下午拜苦路嗎?正當我在禮儀後享用冰涼的綠豆糖水消暑時,一位善解人意、機靈黏人的聾小孩坐在飯堂的地上示意要我過去,我卻因太累沒有動身,他於是發出可愛的「呀呀」聲呼喚我,這次他指指地上和在旁的櫃子。最後他看見我還是沒有動身的意欲,便自己推了一張椅子,拿下櫃頂的一疊紙皮卡到我跟前。那是一張張自製的動物認字卡, 

我指指他並做了畫畫的手勢,問是否他畫的,他點了一下頭,我便給了他一個大姆指的讚賞,他既自信又帶點害羞地笑了,繼而把我拉到地上坐。看見他開始輪流發卡,我才意識到他一直在希望我跟他用動物卡玩潛烏龜!最後一天,我讓他揀選一張我畫的明信片留念,他三心兩意地左選右揀,最後還是歡歡喜喜地把一張最愛的收在包包裡。

有天,我為聾啞及有特殊需要的孩子辦了個畫畫工作坊,原來的計劃是教他們畫卡通人物,後來三分鐘熱度的小孩便開始要我為各人提畫,我發現他們都不懂欣賞像寫實的畫,我認認真真地在氣球上畫了他們樣子, 他們接過氣球後的下一分鐘便把它棄在地上,反而我簡單地畫了恐龍和超人,他們卻把氣球抱得緊緊。

在混亂的孩子群中,我走到一位有語言能力卻不愛說話的女生旁,她說想我畫她一隻牛,我見她年紀較大,便說︰「我們一起畫吧!」她馬上搖頭表示自己不懂畫畫,我便執著她的手一起畫起來,她看著完成品表現出很滿意的樣子,隔天她跑過來把一條手繩帶上我的右手,把我抱著,雖然話然不多, 但這不正是溝通的開始嗎?後來,我才聽說她原來是位不喜歡執筆讀書寫字的孩子,也許我讓她發現自己是有能力畫好一幅畫吧。

這裡的孩子生活是簡單快樂的,比他們過往的日子甚至是住在一般家庭的小孩生活更充實,交到更多朋友,不用讀書時便一起跳跳繩、下下棋,便已很歡樂。因為常有新小孩加入,對我亦沒有隔膜,當仍是初來甫到的我經過小孩身旁,還在想要不要跟他們打招呼時,他們已先向我微笑說哈囉了。相信他們在修士修女身上,除了學懂禮貌外,亦學會怎樣無私地愛和服務,故小孩都很願意和他人分享和做家務。有些會士在這個家服務了二十多年,每天從日出到日落,沒有下班或假期,照顧的不只是一兩個小孩,而是數十個,他們已把孩子當成自己親生的兒女般,看上去會士們都沒有私人時間和空間做自己的興趣,但其實這個大家庭已成了他們生命的一部份,也就是他們快樂的根源。這些「父母」希望先把信仰的基礎植根於孩子心中,作他們以後的精神支柱,然後便是用行動來教育他們怎樣去愛他人和自己未來的家庭,以生命影響生命。

也許孩子們不久便會把我忘記,但

曾經的存在

就像泥土下的種子, 

不知何時會發芽。這次短暫的相遇,或許已不知不覺地成為孩子的榜樣,讓他們知道世界是很大的,亦或許從此打開了他們的好奇之門,使他們日後自我發掘更多可能性。

人是最美的風景,我也會繼續在世界各地探索人與人的故事,在沒有專欄的日子,請你們繼續於下面各社交平台支持小妹吧! 

後會有期!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