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馬德里(三) 第十五個孫兒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西班牙馬德里(三) 第十五個孫兒

刊登日期: 2018.12.07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昨晚的復活慶典後,我隔天陪著婆婆過了一整天孫女的生活。

婆婆挽著我的手臂,帶我到超市買菜。為報答婆婆的款待,我突然想為她煮一頓廣式菜,可是沒有無線網絡,便不能用網上翻譯器。於是,我用僅餘認識的西班牙單字和身體語言,告訴她我想為她煮晚餐,她大概明白後便問我要買甚麼材料。為了免卻翻譯的時間,我直接在貨架拿起適合做番茄炒蛋和肉碎蒸蛋的材料。可是,我還是要先了解有些資料,例如家裡是否有足夠調味料?用餐時間和人數有多少?經過一輪比劃,我還是找來店員們幫忙,可是他們的英語水平也只是比婆婆好一點兒。最後,為免錯漏,我還是把所有東西都買回去。

回家後,我才剛回到房間坐下休息,婆婆便敲了敲房門示意要我造飯,好像是她的女兒一家會在中午來吃飯。甚麽?我們的食材不是為晚餐準備嗎?雖然很疑惑,但我仍是動身到廚房切菜打蛋。

剛剛完成最後一道菜,門鈴便響起了,兩個成人和三個分別一、三、五歲的小孩,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人,菜好像不太足夠啊!幸好,家裡還是有一老好,婆婆早已預備了足夠的米飯和意粉。不用半小時,碟子已被清空,看來大家對我的廣東菜式是蠻滿意的。

肚子滿足過後,便是咖啡閒聊時間,原來婆婆有六個兒女和十四個孫兒,面前的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女兒,她和丈夫一邊翻閱我的遊記,一邊提議我和她那位五歲的大兒子一起畫畫。婆婆給了我們畫具後便繼續與女兒談天了。

我問小男孩喜歡甚麽,他說「啦播肋他蓮藕」。這是甚麼能吃的嗎?我查來查去也沒有這種食物,他媽媽也無法用英文解釋,便把那個字串給我。原來是Laboratorio,即是英文的Laboratory,實驗室。我畫了一位穿實驗袍的科學家給他,小男孩笑著搖頭說不。於是,我便在科學家手上加了個實驗用的玻璃燒瓶,心裡慶幸自己曾是位理科生, 這應該能滿足小男孩吧。可是,仍是不對, 但小男孩沒有放棄,繼續笑著用我聽不懂的西班牙文解釋。最後,我總算明白了,原來他要我畫不同形狀的玻璃燒瓶。他滿意地拿著我畫的各款玻璃燒瓶,聚精會神地細看, 他曲長的眼睫毛讓本來已又大又圓的眼睛變得加倍可愛。後來,他更伏在地上,以我的燒瓶為藍本,自己動起筆來。他畫的畫還不錯,連水中的氣泡也畫出來了。得到媽媽和婆婆的稱讚,相信他也自覺畫得比我好! 

話說回來,婆婆家裡還有一位年輕租客,是位從南美來的天主教徒,因為她隻身來到馬德里,找不到住處,婆婆便讓她租下空出的房間,一來可賺點租金維持日常開支,二來亦可互相照應。她們每天會一起吃晚餐,就像朋友般閒談聊天。公公離世後,還以為婆婆會很憔悴和孤獨,但看見她除了兒孫滿堂和有許多教會朋友外,還有這位善良開朗的女生陪伴,也教人放心了。

我離開的那個早上,婆婆帶我到附近另一所聖堂參與平日彌撒,在分別時,她把預備好的三文治放進我手中,說︰ 

「我的孫女兒, 

你隨時可以回家。」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