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馬德里(一) 千里婆婆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西班牙馬德里(一) 千里婆婆

刊登日期: 2018.11.09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在2011年的馬德里普世青年節,我的接待家庭是位六十多歲的婆婆和公公,他們不懂英文,我也不會西班牙語,靠著身體語言和愛,我們衝破了語言障礙,彼此的關係不單只維持了會期的一週,而是到現在我還會於聖誕復活等大時節寄手作禮物給婆婆。可是,語言不通又如何溝通呢?記得第一封寄給婆婆的信,是用Google翻譯的,幾個月後,我收到一封寫滿西班牙語的回信,我再次用Google翻譯,卻讓腦袋充滿問號,那時還未到處旅遊的我沒有許多懂西班牙語的朋友,該如何是好?靈機一動, 想起自己曾於上海實習時認識一位墨西哥室友,他的母語不就是西班牙語嗎?熱心的他馬上替我翻譯,信中婆婆的一句「如果我能懂英文,便能好好地理解你的話」,讓墨西哥室友以後成為我和婆婆溝通的橋樑,每次我也先把英文內容發給他翻譯,再把一行行西班牙字抄下來寄給婆婆。直到幾年後,我收到她的一封信,便決意探望她。

我依舊拆開那封寫滿文字的白信封,一張婆婆的證件相從信中飄落在地。縱使過往的信都是婆婆寫的,但她總會把公公的名字也加在署名中,但這回卻只看到她的名字,翻譯後才得悉公公於去年回到天父家,當她收到我的信和一疊照片(包括當年在世青會期拍的照片)時,勾起她無限回憶,她對自己行動不便,不能來港探訪,感到相當抱歉…… 當時我想︰去年我不是一整年在歐洲嗎?怎麼沒有順道探望兩老?碰巧,該年的復活節,我剛好要到巴塞隆拿參加朋友婚禮,為了不想再錯失見面的機會,便決意於參加婚禮前跑一趟馬德里。

跟她用信件溝通確實頗為轉折,我在信中告訴她會到訪後,也不確定她何時才會收到消息,可是,我卻沒有其他聯絡方法,即使有電話號碼,我們亦言語不通。於是,我翻開當年世青的遊記,找到接待過我的堂區義工電郵地址,她很快便轉介了堂區神父給我, 因為神父認識婆婆,便在主日替我轉告她, 並把她的電郵告訴我。雖然電郵溝通比信件容易,但也許老年人未能駕馭電子科技。當我快要起行時,卻未能確定是否能與婆婆碰面,因為她提及自己正於姐姐在市外的家度假,並已吩咐女兒們,讓我先到她原來的家住下……可是我只能留下幾天便要往巴塞隆拿宴赴了。

我拿著那張熟悉的地址,終於來到她家附近的鬥獸場,是那個我們曾一同觀賞節目的場地,再往前走,平日沒有方向感的我也幾乎不用再查看地圖了,因為眼前就是那條馬路、那道小巷、那棟樓房、那扇鐵門。

那時已經入夜,我推開大廈鐵門,卻不曉得要往那層走,遂在信箱上找尋婆婆的名字。找到了!原來婆婆為紀念公公,還在信箱上留著他的名字。可是,信箱上卻沒有層數和房號,因為歐洲的樓房不高,信箱上不用寫層數和房號,郵差只以住客的名稱便能派件。我想︰既然已確定這兒是婆婆的住處,樓層還不算多,逐家拍門找也總可找到的。

正當我拉緊背包準備起步時,一位姨姨把我拯救了。她本是下樓掉垃圾而已,但看見我這位亞洲姑娘迷惘地看著信箱,便好奇地走來問好,剛好她認識婆婆,便直接把我帶到婆婆家。

「叮噹」,我預計會是婆婆的女兒應門,豈料,把門打開的卻是身高在我下巴位置、身型略胖、啡金色曲髮、掛著金絲眼鏡的婆婆!背包還沒放下,她已把我緊緊擁入懷中,我們用對方聽不懂的語言互相問候,表達久別重逢的興奮心情。冷靜後,她把電話交到我手,原來她的女兒在電話裡要替我們翻譯。原來,她誤會了我到訪的日子,便到了姐姐家過復活節,當她發現後,便馬上買機票趕回來! 

那夜,我喝過她泡的一杯熱蜜糖牛奶後,便在昔日那張藏於櫃內的摺床上,睡得像貓兒一樣甜。(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