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孩子改善行為 (上)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領孩子改善行為 (上)

刊登日期: 2018.10.12
作者: 助理行為分析師 夏宛君  

我是Vienna,夏宛君,是位助理行為分析師(BCaBA)。

記得中七暑假,我探望新西蘭居住的家人時順道看看當地大學資料,當時看到「音樂治療」這科,感到好奇,加上自己一直想在大學讀音樂,所以上網搜尋相關資料,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自閉症」。

後來幸運地被中文大學音樂系取錄。大二時,我想起音樂治療,便嘗試向這方向發展,遂副修心理學。到第三年,當計劃畢業後做甚麼,其一選擇是負笈外國修讀音樂治療,但因為自己從未接觸過有特殊需要的人,擔心自己做不來,唯有擱置;但其時已決定要先做一些關於特殊教育的工作以了解他們的需要。

畢業後,我寄自薦信到全港特殊學校,我從未擔心過找不到工作,因本身性格隨遇而安,亦深信天父會安排。最後到了保良局余李慕芬紀念學校當教師,而學校當年申請的音樂治療訓練為我也很吸引。

教學第一年十分愉快,雖有很多地方要摸索,但我教的都是能力最好的學生,沒太大難度。到第二年主任安排我教最弱的一班,他們連安坐位中都有困難,更遑論要教他們數學了!當時我很不滿,覺得主任故意留難我這個沒經驗的人。但現在回想,一切都是天父安排,如果不是這些經驗,我不會在短時間內學到如何教不同程度的學生。

另外令我很頭痛的,就是擔任班主任, 因我不喜歡與家長溝通。但回想,如果沒有這個安排,我不會明白家長教育的重要性, 而現在工作的首要條件就是與家長建立良好溝通,並得到他們的信任。

教學第一年期間,我亦自薦到一所音樂治療中心做兼職,在這中心工作讓我了解到怎樣將音樂及行為分析法(Applied Behavioral Approach)結合來幫助有需要的小朋友。後來因為特殊學校有太多的行政工作,令我沒有空間與時間專注教學,我遂於二○○六年辭職,全職於音樂治療中心工作。(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