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高雄台南 十年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台灣(一)高雄台南 十年

刊登日期: 2018.09.14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我回來了!利用這個不用趕稿件的日子走了一趟台南,為的是見證一位十年前在悉尼普世青年節(World Youth Day)認識的台灣修士晉鐸(晉升神父), 他名叫黃龍軒(Philip)。

因為到高雄的機票較平宜,便打算先到高雄再乘高鐵到台南。這是我第三次訪台,三次也巧合地踏足高雄。雖然時間緊迫,但還是再次登上旗津半島,再次坐在那個可遠眺全景的旗後炮台,用僅有的十分鐘再次草繪她的海岸線。

趕到左營站眼見人山人海,心裡暗喜,因為自己早已預訂車票,猜想該像香港的機場快線般方便,拍一拍電話上顯示的電子條碼便能通過吧。可是事與願違,票縱然買了,隊還是要排。到了取票窗口,職員說我趕不上五分鐘後的列車,還說我登記了不同的護照號碼。啊!我忘了剛換過護照……幸好,我的名字相同,職員便網開一面給我發車票。

因為下車後,便要馬上到Philip晉鐸的學校觀禮,唯有善用那數十分鐘的車程,畫他一張賀卡。時間剛好,問問身旁準備下車的乘客,確定快抵達台南,便馬上收拾行裝下車。踏進月台,卻看不見「台南站」的字樣,查查地圖亦發現身處之地與市中心還有一段距離,便找來站崗的職員問個究竟,他細心地回應︰「這個站下車是沒錯的,但要再轉火車才能到達市中心。」「有甚麼其他交通公具比較快捷?」「可以叫計程車,但不好找,也很貴。」「火車要乘多久?因為我一小時後便要到……」他繼續慢條斯理地說︰「我們南面與北面的生活節奏很不同, 就是比較放慢的,一小時可能去不了…… (下省數十字),你從哪裡來的?」時間一分一秒就被他說了過去。

幸好,上火車轉地鐵乘巴士,總算趕及於典禮開始前抵達,還可先到洗手間整理一下。在洗手間外,我看到禮堂入口處站著一位高瘦的男生, 那位不就是十年不見的老朋友Philip嗎?我在背包裡拿出才剛乾透的賀卡,抬起頭時,他便出現在我面前,我便順勢把手中的賀卡送給他。他後腦勺兒的一小撮白髮、冷面的幽默感、憂鬱的笑容、瞬間的感性勾起了昔日的回憶,我們像以往般用力地握緊對方的手問候,我還一時反應不來忘了他能操粵語呢! 

晚宴後回到民宿,也許那天太累,隔天沒有五時醒來參與他的首祭,便走到充滿中國風的主教座堂參與主日彌撤,卻讓我驚喜。主持的神父竟能自如地說出每位教友的名字, 這已讓人佩服,後來更發現他每週皆會泡好茶葉蛋供教友於彌撒後享用。那天,剛好是一個月的第一週,他便為本月的壽星逐一降福及送上聖物,還把我這位「新教友」認出來,邀請一同享用壽星午膳。可是,我們都吃飽了,卻還沒見他的蹤影,原來這位以羊為先的牧人,一直東奔西跑地為大家添食物和打理地方。有這樣願意以身作則的榜樣, 才能培育出同樣謙遜的神職人員。

我在畫給Philip的卡上寫著我還是不習慣稱他神父,隔天他短信回覆︰「不用叫我神父,因為耶穌說『你們都是兄弟姐妹』,我們彼此的身份與關係,皆建立於我們的天父內。」好吧,以後我還是稱你為Philip吧。

雖然日韓泰也是香港人的熱門旅遊地,但喜歡台灣的人仍不少,三次到訪的台灣,夜市的街道、檔攤老闆的熱情、魯肉飯的味道、鳳梨酥的價錢,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也許人們就是愛

她的不變、她的節奏、

她的念舊、她的人情味,

那些我們城市逐漸缺乏的元素。

第二次的台灣之旅是一個給自己的挑戰,留待下回再向你們分享吧!(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