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之旅(一)阿根廷 山中老人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南美之旅(一)阿根廷 山中老人

刊登日期: 2018.05.25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爾卡拉法特(El Calafate)是阿根廷南部的小鎮,以世上僅有仍會持續增長的冰川而著名,為一睹這條天然的藍色莫雷諾冰川,我與友人由智利中部飛往此處。

住處的老闆娘是位中年大媽,對我們擁有兩本護照(特區護照和英國海外護照)感到好奇,她一邊關心我們的政治背景,一邊建議我們接下來幾天的活動,除了莫雷諾冰川, 她還推薦了多處爬山地點。

海拔三千多米的菲茨羅伊峰(Fitz Roy)因長年籠罩在雲霧中,故被當地人稱它為Chalten,即點煙的山。菲茨羅伊峰位於世界最長的安第斯山脈,附近一帶盡是風景宜人的爬山熱點,難度由家庭級到毅行級,我們採納了老闆娘的意見,選了一條較長但風景較宜人的路線。

從El Calafate往Chalten的三小時車程中, 司機在多處美景前停下,好讓大家留倩影, 我留意到有位五六十歲的老人衣裝和神態都很可愛,嘴巴和眼睛好像會說笑似的,回到車上,這位老人對友人的微型照相機產生興趣,便用他僅有的英文夾雜西班牙語跟我們研究起這枝像哮喘噴霧的照相機來。從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來的他興奮地告訴我們,他是位探戈舞能手, 而這趟旅程則是家人送他的六十歲生日禮物。啊,這裡的人真獨立,對比起獨遊,我們的父母該較想子女帶他們旅遊吧! 

到達山腳,他突然表示希望跟我們走那條較長的山徑,我們為防言語不通讓他誤會路程之艱辛,便找來途人解釋︰「你確定要跟我們在五小時走十多公里的山路嗎?」「Go Go Go Go!」笑面常掛的他說著拍拍兩腿,用右手在空中畫了兩個圈,表示豁出去吧!因為需要準時於晚上七時回到起點,才能有車回家,我對他說︰「希望明天的報紙上,不會刊登兩位亞洲女子和本地老伯被困山中的報導吧!」

適逢大地回春,沿著河邊走,皆是滿目明媚風光,豔紅的蘑菇、橙黃的灌木、翠綠的叢林,背景配襯著蔚藍的天空,雪白的菲茨羅伊峰則穿上咖啡色的長裙,宛如置身日本的四季庭園中,我們邊走邊賞景,不亦樂乎。

走著走著,我們鑽進了像魔景般的森林,一柱柱曾被雷電擊倒的巨型樹幹睡在路中心等待我們攀過,樹幹上的青苔暗示了這兒清新的空氣,終於明白為何外國人能幻想出不同美態的森林仙子,我也很想繪畫腦海中的仙子們。回頭張望,老伯的蹤影竟消失了!我們在陡峭的山坡上等了片刻,老伯終於趕上來,原來他為了追趕兩位年輕女士的步伐摔倒了。縱然如此,他仍笑說,我們是隊長與上尉,他是隨後的士兵。接著,我們不時為喘氣的他停下來補給,但他每次總是要我們像他的健身教練般督促他,因為他正需要迫自己漸老的身體多活動,才能保持身心年輕。是的,我們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像山邊的流水般流走,也實在無法常常為他停下來。

爬山的艱苦總是被山巔之美景所償還, 

走了一半路程,終於可在山峰看著隔岸的菲茨羅伊峰用膳,冰山上的一角突然「噗」的一聲墮落,這是偶有發生的自然現象。老伯跑到旁邊,向坐著的一個家庭要了一口茶喝,感覺滿足非常。他說,平日這時候,他應已慢慢享受著這杯茶。原來那杯就是阿根廷的國民飲料——瑪黛茶(Mate)。把金屬吸管放進用葫蘆製成的杯子中,利用吸管一端的篩子過濾杯中茶葉。一般而言,一個家庭只會輪流共用一個杯子,喝幾口便要從保暖瓶添加熱水。若當地人給你喝Mate,表示他們已把你當成要好的朋友,我一直很想試試呢!他把杯子遞過來,我很錯愕,心想︰ 我們才剛認識這家人,我才剛認識你……老伯把杯子放到我手心,把自己的兩個手腕脈搏位交叉貼緊,做了刎頸之交的手勢說︰ 「Amigo (即朋友) !若不是碰上你們,我會選擇一條簡單的路,走了、風景看過了, 明天便會回家,但現在我認識了兩位亞洲少女,交了好朋友!今天我們回去一起跳探戈舞慶祝吧!」

下山的路也不怎麼易走,但也剛能準時回到候車處,在回程的小巴上,看出他亦累透了。別人告誡過我們,阿根廷的男生都愛「出空頭支票」,這位山中老伯晚上最終也確實沒有跟我們跳探戈舞,但誰在乎呢?我們不也喝了一杯好茶,交了一位好友嗎? (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