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的召叫(二) —— 差點殉道的聖週四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2.0  


天主的召叫(二) —— 差點殉道的聖週四

刊登日期: 2018.05.18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上回講到閻德龍神父與小輔祭攀談時,說到自己小時候認為自己不能勝任神父的三大原因:神父需要講道,但他很怕說話;他不能喝酒,故對聖祭禮其中神父要將聖血一飲而盡很是擔心;以及他害怕看見屍體。但最後他也毅然踏上這條聖召之路。

閻神父:但有一次主持感恩祭卻差點因喝聖血而出事——有一年我到墨爾本為當地華人天主教會主持聖週禮儀,該聖堂平常只領聖體,但當天是最後晚餐,即耶穌建立聖體聖血的日子,故我鼓勵他們兼領聖血。

有見聖堂坐滿教友,我遂準備三杯葡萄酒以成聖血。當地教徒不用手蘸聖血,而是直接從聖爵恭飲,當地華人教友可能不習慣這方式,故很多只領聖體,剩下一杯半聖血。

當時與我共祭的另外兩位神父,一位不能喝酒,另一位酒量很好,故我留下一整杯給他,自己則負責半杯;隨後是朝拜聖體時間,跪了不知多久,我突然倒下。聽在場人士複述,我不省人事向後倒下時,幸得身旁神父及時扶著我,又幸運地當時聖堂內有醫生,他吩咐其他人將我雙腳抬高讓血液倒流腦內,這時我慢慢恢復意識, 但當預備起身時,竟再次暈倒,他們急忙將我抬進祭衣房,之後我被送到醫院作詳細檢查。

小輔祭七嘴八舌:為甚麼暈完又暈?醫生可有驗出毛病? 

神父:檢查後證實一切正常。當天暈倒也許是因為禮儀前完全沒有吃東西,另外飲多了聖血,加上跪下太久。後來我想,當時坐較後位置的教友可能會奇怪, 為何在今日的禮儀中, 神父需要擺出如此多動作?先要向後躺,繼而雙腿被抬高?哈哈哈! 

輔祭們:嘩哈哈! 

閻神父:第二天我返回聖堂為教友主持避靜,並向他們說:「我差點便可以殉道!」而自那次以後,我未有再踏足墨爾本, 太尷尬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