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媽媽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專題報導  


不一樣的媽媽

刊登日期: 2018.05.11
作者:

1. 姊代母職,責無旁貸

當弟弟張文達於1990年被捕,其後判刑,至1993年由一名死囚變成終身囚犯,到2016年獲釋,張信儀(May姐)一直陪伴年邁的雙親走過沒有小兒子在身邊的這條苦路,而自最掛心文達的母親也於2011年逝世後,May 姐代替媽媽,要讓當時身繫獄中的小弟弟知道無論他做過甚麼,無論外人怎樣看待他, 家人永遠是支持他的後盾。

「姊代母職,不過是順勢而行,責無旁貸。」May姐說:「媽媽也這樣堅強,她離去後,我一定要接她的棒。」

文達入獄後,May姐與媽媽、大弟風雨不改地到赤柱監獄探望;這些與母親互相扶持的日子,讓她看到媽媽的辛苦及對小兒子的支持—— 張母須定時服去水丸防腳腫,但為免頻頻如廁,她於探監的日子會暫停服藥,寧願步履蹣跚、辛苦步行。 

但為何這些年間,爸爸角色似乎缺席?Ma y姐表示,父親在文達入獄後確實從未探望,但他不是不關心,而是因為太痛心,爸爸曾說:「我不探文達,是因為太傷心,我只當他移民。」對張爸爸而言,從探監後的家人口中知道小兒子平安,已比一切重要。

父母相繼在弟弟仍在獄中時離世,卻教May姐最遺憾。

文達出獄後,May姐由他決定是否向親戚朋友承認犯罪入獄的事,而當弟弟選擇坦承一切,這位姊姊尊重且支持其決定。為她而言,這廿六年根本從未有一刻以弟弟為恥,亦從來不會因別人的眼光而難堪,「反而最擔心、憂慮的是文達還有沒有將來」。

「每一個母親最大的希望是子女過得好。當剪掉臍帶的一刻,雖象徵母親要放開這個自己孕育的生命,但她這九個月與胎兒一起的存在感,對胎兒愛護、包容的這些記憶,卻會存留一生一世。」現在,她最想向文達說,他從前的生命是媽媽所給予;重生後,他要好好過自己的「新」生命。(鄒) 

2. 不能永遠跟你在一起

「如果將來我去世,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不能永遠跟你在一起的。」李淑群每次跟兒子何展鵬說這話,他都會默不作聲, 「他大概不開心吧」。

展鵬小時在主流學校讀了一年,老師說他追不上成績,李淑群便帶他去評估,證實他患有輕度智障。當時她帶展鵬去見不同人士、申請入讀特殊學校,還要上班,「沒人幫到我,過得很辛苦」。

雖然辛苦,但李淑群沒有嫌棄兒子,反而更愛錫他。她一直慢慢教導展鵬,沒有放棄。可幸展鵬一向很乖,「他從小到大都沒試過闖禍,不會令我惹麻煩」。現年三十五歲的展鵬性格乖巧,在特殊學校任清潔及照顧兒童工作十多年。李淑群表示從小便教他做人不要怕吃虧,他也很聽教,因此前任校長亦讚他「聽教聽話,不會講是非,比正常人做得還要好」。

看著兒子有自己工作、同事對他好, 還在彌撒中任輔祭,李淑群十分放心,「現在難得請到假,又有點餘錢,我會帶他去朝聖」。她如數家珍地說出曾與兒子到過的地方,但她同樣擔心自己的身體不能再照顧兒子多久,「我上年十一月做了大手術,差點回天家」。雖然她感恩天主的安排及教友的祈禱讓她平安渡過, 但是也不無憂慮:「我年紀已大,去世後展鵬會很淒涼,到時真的要教友幫忙看顧他了。」(妤) 

3. 我要與時間競賽

我要與時間競賽 看見郭慧敏(Kannaz),你不會想到她有如此經歷—— 曾遇嚴重交通意外、罹患抑鬱症,更三次患癌(最近一次於2015年)。但對話裡,她絲毫沒有埋怨,卻有更多感恩,感恩病情發現得早、感恩手術順利、感恩天使處處…… 

「困難中不可能沒有眼淚,但感謝天主,在不同時間派遣不同的天使陪伴」,就如最近一次癌症手術後她需要進行三十多次電療;當想到電療後的不適,她主動問朋友可否陪診,結果一呼百應。

生命, 有太多未知數, 對於跨過多次生死邊緣的Kannaz,孩子的成績已非最重要,她看重的是他們的自理能力。「我要催促他們快些成長,學習獨立,因為,我可能要與時間競賽」。 

天主不會給你承受不起的十字架, 但祂給Kannaz的這個毫不輕鬆——她病得最嚴重時,初上幼兒班的女兒同時被誤診為亞氏保加症,其後亦發現女兒心臟有問題,幸運地天主於女兒五、六年級時派遣兩位天使般的班主任「守護」她, 在班主任鼓勵下一向不懂與人相處的女兒放膽結交更多朋友,升上中學後又參加管樂團,更成為首席;其心臟問題亦暫時可用藥物紓緩。「女兒似我,常追求完美,但我想她明白,可以努力,但結果不由我們控制」。

她希望,當子女看到媽媽很認真地活好每天,盡力做好每一個角色:母親、妻子、鋼琴老師,甚至病人的時候,他們會自豪地以媽媽為榜樣。她又在臉書開了一個專頁,分享其積極生活態度、音樂世界、信仰點滴。

際此母親節,Kannaz想向所有媽媽說:「無論你怎樣忙,也要愛錫自己,給自己留點私人空間,才會有力量去面對挑戰!」(鄒)  

4. 保持距離的感情

在寶血兒童村服務的Angel,主要看守十二位小五至中二宿生,負責督促及照顧她們。

當時,剛畢業的Angel希望投身兒童及青少年社會服務行業,便到了兒童村求職。為兒童村的在學女孩來說,難免會當她如媽媽般依賴、寄託。但Angel強調,跟女孩子不是媽媽和女兒的關係,「我始終不是她們的媽媽,免得她們會過份留戀」。

即使Angel須與女孩保持界線,但亦有一點點難忘事刻在她心裡。記得入職初期,有名中二女生性格比較暴躁,會破壞東西、摔門來發洩,跟Angel的關係也不太好。Angel提醒過女孩們七點便要回到家舍,但有天那女生遲遲未回,Angel怕她在寒冬中沒暖水爐洗澡及不能吹乾頭髮,便一直等她歸來。那女生整頓好一切後,跟Angel說:「姐姐,我很內疚,對不起。」自此以後,那女孩改變對A n g e l的態度,凡事都跟Angel有商量,令她很安慰。

她表示需要與女孩的關係且收且放,「我不會特意疼她們,但只要她們做好本份、遵守規則我便會讚賞」。Angel偶然也會在週末帶女孩出外逛逛、跟她們聊心事、玩桌上遊戲;就算隔著距離,但無形的線仍然牽引著雙方。(妤)


後記:「母親們即使在最惡劣的時刻也見證溫柔、無條件地奉獻,以及希望的力量。」這是教宗方濟各在去年天主之母節所說的。

今期「不一樣的媽媽」講述的,是幾位「媽媽」如何在困難中仍不懈地守護「子女」的故事。當你時常抱怨母親如何嘮叨、如何平凡、如何不明白你,請謹記,平凡實在是個恩寵,仍有母親在你身邊嘮叨更是種福氣…… 

每位母親愛孩子的方式也許並不一樣,但她們希望付出的,卻是一樣的、無條件的愛。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