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的召叫(一) —— 避無可避的聖召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2.0  


天主的召叫(一) —— 避無可避的聖召

刊登日期: 2018.05.04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閻德龍神父於紅磡聖母堂主持彌撒後,常會問一眾小輔祭將來可會打算做神父,得到的答案總是:「沒有打算!」

閻神父(不禁搖頭):告訴你們,嬰兒領洗的我小時候做輔祭時,每當神父問我可有興趣做神父,我也會答: 「有!」其實只是為避免他繼續囉嗦。豈料神父真的帶我這位小三學生到某修院見負責人……幸好得到的答覆是:「他年紀仍太小。」哈哈!我當時的感覺是「逃過一劫」! 

小學畢業後,另一位堂區神父又問我這聖召問題,惟一不同的,是他提議我除了走神父這條路外,也可考慮當修士,讀多些書以投身教育。他又坐言起行為我向聖母昆仲會寫推薦信,當時院長收信後叫我等消息,不久後果然收到修院接納我入初試院的電話。爸爸此前並不知情,但他支持我的任何決定:「你若真想入修院而又被接納,便去試吧!」

其實當時我完全不了解神父、修士需要做甚麼。入了昆仲會三年,修院卻忽然通知說第四年不再開辦,叫我們十多位初試院同學回家,以後只需要每個月聚會作深化培育。本堂神父知道後,竟繼續鍥而不捨地為我寫推薦信,這次是寫去香港仔聖神修院……兜兜轉轉,我終於正式回應聖召。

撫心自問,其實我從未想過做神父,原因有三:首先,神父要講道,以前的我很怕羞,最不喜歡說話…… 

聽到這裡,輔祭們打斷神父說話並起哄:不是嘛! 

其中一位更搶著說:教友每次聽你講道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呀!怕你突擊問問題呀! 

神父不理他們,續道:第二,我不能飲酒,但神父要喝聖血!最後的原因,是我很怕屍體1。但後來我發現,聖祭禮時倒葡萄酒的份量可由自己控制,這解決了喝酒的問題;而在六十年代下旬於聖神修院讀神學時,暑假需要到醫院實習兩個月,其間要幫忙打包、送遺體入殮房,也就克服了害怕屍體這問題了。

你們相信吧!聖召是天主選你,而非你去選擇天主。我的聖召似是由「一雲」開始, 但其實早已被天主選上了!(待續) 


註1:神父需要為亡者主持殯葬禮,亦經常需要為臨終者或病者進行病人傅油,故害怕屍體實在是當神父的一大障礙。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