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巴賽爾︰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三) 喜樂的根源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瑞士巴賽爾︰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三) 喜樂的根源

刊登日期: 2018.04.28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上回提到,我在飢寒交迫的深夜來到巴賽爾,準備隔天參與泰澤歐洲青年聚會,在那個「集中營」睡了數小時後, 便再次背上背包前往亞洲區的登記處,並等候分配到接待堂區。

按著義工的指示,我應乘電車往體育館登記,電車上沒有顯示屏,亦沒有讓人能聽懂的廣播,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我唯有用傳統的方法,就是問其他的乘客,一位正要下車的男生向我示意這個站是正確的,還推著車門,好讓我有足夠時間背起行裝下車。下車後,我才發現下錯車站,那男生只說了聲「I’m sorry」便匆忙離開了。那時,天還未亮,我在只有幾度的氣溫下等了二十分鐘, 才有下一列電車來營救。

今天是迎接各地青年到埗的日子,我還沒下車,便看見體育館外長長的隊伍,我在隊尾等了一會,發現大家的行裝都異常輕便,一問之下,才知道我應先到場館旁的帳棚放好背包後才進場。一輛輛旅遊巴載著大批參加者陸續到達,我跟著大伙兒轉了十分鐘的路,把背包放好後,再次跑回體育館輪候進場。義工手持不同國家的紙牌,指引參加者的登記位置,可是,我卻看不見任何亞洲的指示牌,到處詢問卻尋不著答案,最後有位女義工發現亞洲的登記處不是在這裡,而是在昨天的「集中營」附近。我有點不滿亦有幾分疑惑,理論一會後,另一位義工跑過來說女義工所說的位置也不對,該是在城市的另一端。那時,負責體育館的中國修士也來到想幫忙,他看到我的樣子便馬上用普通話跟我交談,不知為何,我聽到本應感覺親切的普通話後,心情更壞。最後結論是,縱然我是萬分不願,但仍是要排隊回到帳棚取背包,在大家完成登記工序前趕往城市另一端的亞洲區登記處。

雖然街上還是極寒冷,但在這一切發生之際,太陽已在工作,義工也站好崗位,現在,車站和街上皆有足夠的工作人員指引大家。轉了數次電車,走了幾條街巷,雖然多用了數小時,但總算到達登記處——這裡是一所學校,剛好座落於法國、德國和瑞士交界,當我正在想我的德國電話卡是否可接收訊號之時,接待香港人的義工便向我招手了,熟悉的韓國修士也走過來問好,他們得知我苦跑了幾趟也沒吃過甚麼後,便不約而同地分享了他們僅有的食物給我,這一點點的食物,卻是一種喜樂的分享。回想起來, 不論在體育館的中國修士,還是這兒的韓國修士,又或是其他泰澤修士,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喜樂,無論何時何地和處境如何,他們總是面帶笑容,予人平安的喜悅, 我也要好好學習那份由衷的喜樂。

是次青年聚會的主題也是喜樂,泰澤團體之首艾樂思修士(Brother Alois)提出了四項建議,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喜樂不是獨享, 

而是要廣傳的。」

一部真實故事改編的小說《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 中,男主角畢業後放棄前程、女友和親人,甚至燒毀了身份證及車牌,一心要獨自尋找快樂的根源,於是他成為背包旅人到處闖蕩。一路上,他每逢遇上知心好友,總會逃離該處,不想與任何人有連繫地繼續尋找樂土,最後他找到一片無人的山林之地,樂在其中地生活了一段日子, 卻在中毒去世前才領悟到

「能夠分享的快樂

才是真實的。」

許多時候,我們只在尋找個人的快樂,得到那種快樂後便滿足了,卻忘記要把那珍貴的快樂分享予他人,成為彼此的喜樂。(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