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一) 與……的重遇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科隆︰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一) 與……的重遇

刊登日期: 2018.03.24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生活在法國泰澤的一群修士和義工, 會於每年年底選出一個歐洲城市舉行泰澤歐洲青年聚會,讓更多人認識泰澤的簡樸、共融、喜樂。

幾年前,我曾在泰澤生活過,但從沒參與過泰澤歐洲青年聚會,為我來說,這次在瑞士巴塞爾(Basel)舉辦的聚會是一場重遇, 一場與老朋友的重遇。

有緣千里能相會,在會期,我們沒有相約對方,卻在街頭巷尾碰上一個又一個當年一起在泰澤當義工的朋友,很喜愛緣份讓人遇上的一剎那,

天地之大,能遇上, 

是誰的計劃呢? 

然而,有些朋友卻需要計劃才能重遇的,上篇提到的印度女孩Jenny便是其中一位。她也是天主教徒,幾年前在德國認識她,知道她是每週參與彌撒的教友時,已感到很驚喜。在歐洲,青年說自己是基督徒,不足為奇,因為有不少是在出生後便被父母帶著領洗的,但大部份都不會「守瞻禮主日」,極其量只是在平安夜和復活節到聖堂感受一夜氣氛,有些人更是一生只踏進聖堂三次︰出生、結婚及埋葬。

我在往瑞士參加青年聚會前,跑了一趟德國探望Jenny,當我發現她的家人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時,我又再度感驚訝了。本以為印度人都是信奉傳統的印度教或回教,但原來南印卻佈滿了天主教徒的足跡,這是因為她鄰近海岸,傳教士便較容易來訪傳福音了。

這次造訪,剛好碰上平安夜,我雖早已與Jenny約定參與科隆大教堂於零時零分開始的子夜彌撒,但我仍跟隨她的父母參與了他們家旁聖堂的提前彌撒。我們擠到閣樓座席,眼前都是扶老攜幼的家庭,原來這是一台兒童子夜彌撒,台上小孩皆穿上戲服拿著道具(上圖),即使聽不懂,也知道他們在演出天使報喜、三王來朝和耶穌誕生的故事。我看著台上台下無數的小孩子,心裡想:這裡有多少位小孩長大後,還會願意每週花一點時間來這裡想念祂? 

度過上篇文章分享的溫暖晚上後, 我和Jenny來到科隆大教堂,雖已提早到達,但那裡座無虛席,墟冚非常,不用說座位,要找一處能見度稍高的位置也不易,幸好機靈的我們擠進了側翼,穿過坐得整齊的老太太們,插到兩列排凳間的空間。我坐在冰冷的地上,心裡卻很溫暖,原來她也是首次參與大教堂的子夜彌撒,因此感謝我帶她來這裡,但我又何嘗不感恩能與這位遠方的朋友在這老地方,一同等待祂的誕生呢?突然, 冷空氣被凝住了,是天使般清澈的歌聲,原來白袍詩班正為大家獻唱,震撼的管風琴聲緊隨其後,帶領主教及眾神職人員進場。

聖祭禮時,我發現Jenny只是默默地坐著, 沒去領受聖體,後來才了解原來她眼見世上還有許多不幸,也感受到身邊的教徒不願幫助別人,亦發現自己慢慢在聖道禮中無法專心,開始對多年的信仰感到迷失。我沒有說甚麼「有不幸才能讓我們珍惜眼前的幸福」或是甚麼「人有自由意志選擇行善與否」等勸勉說話,怕聽得太多會膩,但又實在不忍看見迷茫的她將成為那些最終選擇離開天主的歐洲青年,於是便和她分享了我的感受。

事實上,我同樣時常質疑自己,為何有必要在旅遊時,仍堅持每週參與主日彌撒?因為能得到平安和喜樂?這不是太膚淺嗎?我亦曾同樣害怕追隨那「看不見的、也許不是真實的」,害怕活了一生才發現白費了時間和心思,但後來發現祂帶給我的東西實在太多了,祂無形中塑造了我,我的言行讓我遇到許多善良的人,留下許多美麗的回憶,回顧上年在非洲、耶路撒冷和歐洲青年聚會這三個旅程,都是我一生中很想完成的,現在因著祂,都成就了。假若在臨死前才發現真的沒有甚麼天堂天父的話,也算曾經擁有這一生的喜悅,不也很美妙嗎? 

為我而言,這次聚會是一場重遇,一場與老朋友的重遇,一場與祂的重遇。(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