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 印式聖誕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科隆 印式聖誕

刊登日期: 2018.03.10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剛過去的聖誕,我跑了一趟德國探訪朋友。從前在科隆生活時,認識了一位印度女孩Jenny,她是土生土長的德國人,曾多次帶我參與科隆教區的青年聚會和泰澤祈禱,也許因同是天主教徒,我們一見如故, 但這回卻是我首次造訪她家。那是一座三層的獨立洋房,我獨享了整層閣樓,那裡除了客廳及洗手間外,還有她哥哥以前的睡房, 雖然他現在因結婚搬走了,但還會不時帶著小孩回來渡假。從踏進家門起,我不是在閣樓與Jenny談天,便是在廚房用膳,卻從未走進大廳,Jenny說這是一個秘密、一個驚喜。

那幾天,剛好碰上平安夜,她說她們一家習慣在入夜前先到附近聖堂參與子夜彌撒,回家談天放鬆後,才享用聖誕大餐,還會於用餐後,一起家庭樂,玩玩遊戲才睡覺,能體驗當地人的節日家庭生活多好。

就在晚餐前,她終於讓我踏進大廳了,那是一個掛滿聖相、放滿聖像的大廳,走近通往花園的玻璃門,能隱約看到漆黑中的儲物小木屋,她說那裡是哥哥的孩子最愛的地方。我還未找到「秘密」,她和親友便邀請我坐在沙發上一邊談天,一邊吃聖誕獨有的玉桂甜餅和棉花糖心巧克力小蛋糕。

未幾,大家開始動身離席,我還以為是用餐的時候,他們卻興奮地走向大廳另一端的聖誕樹下,原來飯前還有一個特備環節︰互送禮物。他們事前沒有要我準備禮物,但原來他們早已預備了我的份兒,還是每人各向對方送一份,原來秘密在此!我拿著禮物,還以為要待至26號拆禮日才能拆開,她卻說︰ 「德國人都是平安夜拆禮物的,小孩要在聖誕樹下多等兩天也實在太可憐了!」我把其中一份禮物拆開,竟是一直很想添置的炭筆和乾粉彩!這幾年在港,聖誕禮物大都是別人為了在派對中交換禮物而隨便選購的,很久沒有收到這麼貼心、無私的禮物了。

禮物環節後便是聖誕大餐,那是印度大餐, 咖喱、薄餅、甜點。他們雖不再生活在家鄉,但仍保留用手吃飯的傳統,可是,貼心的他們卻為我準備了餐具,但入鄉隨俗,要認識當地人,便要嘗試他們的生活,因此我還是跟著他們徒手執起熱呼呼的咖喱飯,把它們全都推進口中。

撐著飽滿的肚皮,又來到下一個環節——家庭遊戲。其中一遊戲是德國版的「衾棉胎」,但我們的撲克牌變成了水果牌,我也不甘示弱,在遊戲後用撲克牌教他們玩港式「衾棉胎」。到了考反應的遊戲,當然是年輕人的專利,Jenny不時抱怨爸爸太慢,但爸爸卻只是仁慈地看著女兒,笑了笑,又繼續遊戲。雖然她的父母都累了,但仍願意陪伴我們一個接一個遊戲地玩至夜深。

不知何時起,我的父母再沒有跟我玩桌上遊戲,也沒有再送聖誕禮物,這是成長必然的結果嗎?一些共聚的時間不是奢侈品,一份禮物也不一定要與金錢和物質掛鉤,一點心意其實已足夠。

成長,不一定要拋棄童真, 

遊戲送禮也不是小孩的專利。

那夜,我不是白收禮物的,其實我看見「異樣」,便馬上衝上房間拿出一張打算離開前才送給他們的手繪聖誕卡。在離開時,那張卡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客廳沙發後,向我揮手道別。

這個大廳不僅是一個秘密、一個驚喜,還是一個感動。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