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兩個家( 三 ) 法國男子的房間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科隆︰兩個家( 三 ) 法國男子的房間

刊登日期: 2018.01.13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回講到,在離開科隆前兩週,我被迫遷出生活半年的家,那麼,最後這兩週我應何以為棲?想過入住青年旅舍,卻須分秒看管財物安全;想過投靠住在市郊的同事,但每次外出需要他接載, 還是不太方便。
最後,我選擇了當沙發客(Couchsurfer)。
沙發衝浪(Couchsurfing),並不只是讓旅行者找免費住宿的網上平台,而是透過與當地人交流,從而建立關係及增加對彼此國家認識的非營利網絡。以我當過數十次沙發客的經驗之談,當沙發客並沒有傳媒渲染的那麼危險,因為在平台內每人皆有公開的個人檔案,讓過往的沙發主或沙發客留言,無論是正評或負評,除非經過網站管理員的同意,誰也不能隨意刪去,在尋找沙發主前先細閱對方的個人檔案便更有保障了。
我的沙發主是位離鄉工作的法國男,在我到達科隆不久,便已在每週一次的沙發衝浪聚會認識,也許因為我們同樣只是純粹為交朋友而參與聚會,而且大家年齡相若,還不時互相有瘋狂的點子,所以我倆很快便成為朋友了。我和大伙兒閒時會一起遊覽附近城鎮,有時亦會在他家開派對。當我問他是否能暫住兩週時,雖然他須於某幾天到別處工幹,但還是馬上答應了。
他家沒有房間,進大門後,穿過玄關及開放式廚房,便是大廳,也就是整間房子。他的睡床在大廳一角,而我的睡床則在對角。我的床其實就是從第一個家搬過來的沙發床墊,雖然只能放在地上睡覺,但厚厚的墊褥還是能讓我安枕。我倆的「空間」隔著書桌、茶几和飯桌,雖然沒有獨立的房間,但房子整齊舒服,而且我們互相尊重各自的作息時間,所以這兩週的生活很舒適,並沒寄人籬下的壓力。
在離開科隆的倒數日子裡,我跟不同的朋友道別,常常夜歸,但他卻很了解離別的心情,不但沒有介懷,更給我門匙,好讓我能在他工幹時自由進出。
最後一夜,他做了一頓簡單的餃子麪作晚餐,我們互相分享家鄉的故事,又在網上的街景圖介紹自己的家。他在法國的家是綠草中的一所屋子,而我在香港的家則是大樓間的幾格窗戶,他本來沒有因這個反差而吃驚,但當他發現原來我們的密集民居也竟有大樹時,這才讓他驚訝起來!啊!原來他是看到大樓前的公園罷了。
喝了幾口甜酒,我們用對方教的當地語說了晚安後,便各自進入夢鄉,不知道我們在夢中有否回到各自的家鄉呢? 
「早抖!」
「Bonne nuit !」
一個城市能否帶給我家的感覺,讓我戀上, 在乎當地遇上的人和事。科隆除了一座大教堂外,其實不怎麼吸引。她跟其他萊茵河的沿河城市差不多,就是在大火車站旁有一座二戰前遺留下來的聖堂,聖堂前保留了老城區的小店、酒吧和石板街巷,街巷總會引領你的腳步來到萊茵河河畔,扶著兩岸的就是一道鐵橋和成千上萬的鐵鎖。
當吃得太多相近的景色時, 
肚子便很容易患上審美疲勞
而發脹。
可是,我在科隆卻因為遇上的人和事帶來更廣的視野、更豐盛的日子。

在那次離別科隆時,剛好過了農曆新年,法國男教曉我說「Bonne année」(即新年快樂),讓我在2018年的首篇文章跟大家說聲「Bonne année」吧!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