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兩個家(二) 房間裡的男生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科隆︰兩個家(二) 房間裡的男生

刊登日期: 2017.12.23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聖誕快樂!上回講到我在科隆生活的其中一個家是所合租房子,我獨力在兩天內,把骯髒凌亂的房子整理好。那麼,兩位室友去了哪兒呢?一位是四川的留學生(下圖為我給他繪畫其肖像的送別禮物), 他是位很耐心和不會斤斤計較的男生,亦曾想幫忙做家務,但因他正準備回國,整天忙著寫論文,只能閒時給我一點打氣的微笑。

然而,另一位分租給我們的室友,才是這篇文章的主角。他是一位北京留學生,在我剛進駐時,因為他需要每天到餐館工作,彼此沒有常碰面,回家看見我把房子打理整齊後,只讚嘆了一聲︰「仙女啊!家裡還是要有個女的才像樣!」我想︰其實男生也有能力把地方打掃整齊吧?那時,我還以為他只是懶惰,但當他辭去餐館工作後,他的真面目才顯露出來…… 

原來他已畢業了好一陣子,亦有位未婚妻在家鄉等待他迎娶,但他卻遲遲不願回國,每天只顧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開著音響玩網上對戰遊戲,嘈吵的「爆炸聲」響至夜深,有時候甚至不被鄰居投訴也不願「停火」。另外,我和四川男每月給他付租金,但他竟連到銀行存錢的路也懶走,要我們代辦。錢不願存,食物也不願去買,他差不多每天也叫外賣,一個個飯盒就這樣日復日地留在房間內,直至垃圾袋滿了才丟到廚房的公用垃圾箱去,這些公家垃圾自然是由我們來清理了。那麼,他用過的食具我們又怎能期望他會自覺清洗呢?直覺上,他該是在逃避回國後,要找工作養妻活兒的責任吧! 

在港習慣了家中男人不做家務的我卻一於少理,只要不妨礙我的活動範圍便隻眼開隻眼閉了。他不過問我的事反而讓我更自由,能隨時招待朋友,甚至讓朋友借宿多宵! 

河水不犯井水,一切似乎平安無事,可惜, 這位北京男終究仍是影響了我。那事發生於我將離開科隆前的一個月,因為德國人房東實在容忍不下屋子不斷被鄰居投訴,突然要把房子收回,並下令我們須月底遷出,我只想多留兩週也不能通容。

要我撤離當然要還我按金,但在德國若要房東退回按金,便須把一切還原清空。本來, 還原的責任只在那位包租的北京男身上,但我們發現原來付了的按金(每人約港幣六千元),是把他的那份也一併付了,他自己竟一分錢按金也沒支出過,因此能否取回按金對他並不重要,他還滿不在乎地說若房東沒把按金退回,他也沒足夠現金還給我們。其實,要還原房間讓房東退回按金很簡單,就是付點錢請搬運公司把家具丟掉,以及把前任租客畫的大紅心廚房牆(左圖)油上白油漆遮蓋便可以了,可是,每次房東來檢視時,他總沒處理好,一再拖延。

雖然深明大義的房東承諾會替我盡力追討, 但距離被迫遷的日子愈近,我便愈擔心一旦不與北京男同一屋簷下,便更難要他退回按金。幸好,我的德國同事最終看不過眼,替我出頭,北京男才願意在我離開科隆的前一天還我按金。

這件擾人的事卻衍生有趣的思考,我和房東彼此跟對方說抱歉,我是因為北京男與我同為中國人,北京男讓房東造成不便,我也因此蒙羞;而房東卻是因為這事發生於自己的國家,讓他感無奈。幸而,他清楚

問題不在於國籍, 

因每個國籍的人

也有好壞之別。

慢慢我亦發現,我們不需要常在外國人面前細數中港之異,反正大部份的外國人也不太分辨得來,反之,用行動證明中國人也有好的更來得實際,而那好的中國人就是來自香港的我們。我深信房東亦會記著我是來自香港這個城市的。

標題為「兩個家」,那麼,另一個家在哪裡?讓我在2018年再跟你們分享吧!(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