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隆︰兩個家(一) 男人味的房間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科隆︰兩個家(一) 男人味的房間

刊登日期: 2017.12.09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在德國,做房地產生意不會豬籠入水,因為房租受政府監控,房東不能任意加租,因此,租客權益得到保障,加上德國的退休保障制度完善,很多德國人會選擇租屋,而不會像大部份香港人般,要窮大半生為置業苦惱。

我曾在科隆生活了半年,擁有兩個家,一個是合租的,另一個是免費的。

在科隆安頓前,我還在西歐到處順遊,幸運地在旅途中已於網上找到一所房子,跟兩位中國男生合租,而起租期剛好在我開始正式上班的前幾天。為了確保到埗時有個容身之所,我只在網上看了房間的照片,便馬上拍板了。別人問我,怎麼會願意跟兩位男生同住,也許我因自小便與哥哥共睡一室而習慣了,但我倒認為男室友會比我更多不便,因為他們要開始在家中穿上上衣和久等女士用浴室了! 

當我把大門打開後,便馬上心知不妙︰「果然是所男生的房子!」除滿眼都是塵埃捲成的毛球外,大門旁的鞋架堆著一大疊沒開封的信,信件之間,被交錯的電線纏繞著的網絡數據機,正在發出求救信號。儲物房的雜物堆,好像都急著要把房門推開,湧出來透透氣似的。衛生間更是極品,還沒進去,便傳出男人的氣味,發黃發黑的瓷磚、四個天花角落被兩隻大小蜘蛛共享、浴缸上的防滑膠,已不知何時變成滑得不再防滑……然而,廚房才是這房子的重點,實用面積實在不算小,空間足以多放一張睡床,但一眼便能分辨出這是中國人的廚房,因它擁有中式廚房的特徵︰油漬。

油漬斑斑的灶頭旁,放滿各種中式醬油瓶,用指尖抽起黏黏的瓶子一看,不是過期,便是已清空良久。灶頭左方的開放式高櫃,蓋著一塊筆直的花布,裡面的器皿該較潔淨吧?怎料,由於長期沒人打理,器皿都被油煙封印, 形成了一層厚厚的包漿(這是室友教懂我的新詞),高櫃對著一張放滿過期果醬、麪包和沒蓋上碟子的隔夜飯菜的木桌(後來才發現,他們是故意不把飯菜放進雪櫃的,因為他們認為德國的乾燥天氣,是不會讓食物變壞的)。 終於,我在木桌旁發現這裡僅餘沒包漿的地方,就是兩張站不穩的木椅!而最讓人不明所以的,就是木椅下的大地毯, 看 !污漬都被吸進毛茸茸的地毯去了。注意,以上的都不是博物館內讓人大開眼界的東西 !最吸引視線的,就是天花低空吊著的蒼蠅膠紙卷,上面每寸空位幾乎都黏滿已進天國的蒼蠅兄弟,假若一個不留神,頭髮便會跟這些舊住客親吻了!然而,能稍為點綴一下廚房的,可算是白牆上的大紅心,聽說,這是從前一位修讀藝術的租客留下來的。

走進自己的房間,終於找到早前在照片上的房間原貌了,因為家具不多(連一張桌子也沒有,上一位男租客竟以一張椅子當作電腦桌,用了整整一年!),除了窗戶和櫃子都佈滿塵埃外,這裡還算整齊。

我想過再找別的住處,但實在不容易。想到要在這裡住半年,我便馬上動身,把儲物房、衛生間和廚房認真打理。先把儲物房的雜物分類,把有用的移進我的房間,沒用的搬至地庫,半天後,堆積如山的儲物房,竟被騰出一個床位的空間來!然後,便是充斥著男人味的衛生間,先添了空氣清新劑,又清走了牆角的蜘蛛網,把牆、座廁和所有潔具都反覆沖洗一遍,不得不對用過的水說聲抱歉。再來便是包漿的廚房,這裡只能盡人事處理,把東西分類排好,丟掉廢物,但那千年油漬可真無能為力!意外的是,儘管我整天在廢墟裡,卻連一隻蟑螂的蹤影也沒有,這全因德國的天氣太乾,小強生存不了。後來有德國朋友來港發現牠們時,還感到很新奇呢! 

最後,當然要把心思放在自己的房間吧!職業病地把家具重新調配,衛生間那半塊已鬆脫的鏡子和廚房的小桌子,被我收歸私有, 算是我對室友們的清潔費也嫌太少吧!另外,也在儲物房找來了窗簾、桌布、燭台等飾品,讓房間變得開始有家的感覺。

苦幹兩天後,終於能安心地休息,我躺在牀上,望著這間將會陪伴我半年的家,心想︰ 「很滿足!這房間的面積,比香港家的客廳還要大呢!」從安頓了家中一切的那天起, 我沒有再到處打探別的房子了。

當我這兩天在整理房子時,兩位室友在做甚麼呢? 下回分曉吧!(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