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四)哭牆的淚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以色列(四)哭牆的淚

刊登日期: 2017.10.28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我們常對伊斯蘭和猶太教的信徒有誤解,只聽這兩個名字便讓人覺得危險,但親身接觸過他們後,我卻感受到他們對自己相信的事,所擁有的那份熱誠。

有天晚上,我們在耶路撒冷相約幾位當地的天主教徒碰面,為了安全,他們都希望入黑前開始聚會,因為聽說當地士兵有時會無理地拘捕非猶太教的人,甚至對他們開槍。在聚會中,我們互相交流各自的社會狀況,問到當地天主教徒及伊斯蘭教徒是否常有爭端、在這分裂已久的城市怎樣共存時,竟聽到讓人驚訝的回應。原來他們與伊斯蘭信徒的衝突並不常有,若有發生也只是個人問題,而不是教派之爭。這是因為他們皆有共同的「敵人」,就是當地以色列政權。他們舉例說,現在的情況就好像有個朋友說只是在你家暫住幾天,怎料後來竟把他自己的朋友都叫進來住下,然後更稱那裡是他們的家,要把你趕走。因此,這個關乎他們的社會、生活,甚至未來的問題,比起與伊斯蘭信徒的信念差異,更為迫切和影響。

天主教信徒及伊斯蘭信徒能在此地和平生活,是因為有更加嚴重的問題要共同面對? 還是彼此真的可以和諧共處?世界太大,困境太多,就算以第一身接觸當地人、物,也難真切理解。話雖如此,雖然天主教信徒在以色列屬小眾,但我仍看到堅持的信念從他們的眼神流露著。

在哭牆,我也意外地被那份熱誠觸動。

哭牆原名為西牆,因流落外地的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這處神聖的西牆,哭訴流亡之苦, 才被稱作哭牆。為讓大家不被異性分心,哭牆分隔了男女祈禱的位置。男性範圍比較嚴謹,入場的人要帶上小圓帽以示尊重,猶太人更會在頭和手臂上捲上小聖盒(如上圖),為跟隨舊約聖經上的話︰「我今天吩咐你的這些話,你應牢記在心……又該繫在你的手上,當作標記;懸在額上,當作徽號。」

我站在女性祈禱範圍的最後方,看著不論老少的猶太女士,皆前後搖擺著身子誦經祈禱,突然感到肅然起敬,便繞過正在祈禱的重重人牆,接近哭牆,在一位帶著頭巾、手扼猶太聖經的胖女士和一位口中唸唸有詞的曲髮女士間,找到一個空位。我嘗試親手觸碰哭牆的感覺,卻於雙目閉上、手心和額頭碰上冰冷石牆的一瞬間,一串哭泣聲竟傳至耳窩,原來是那位胖女士的飲泣聲,很近、很近,是抽搐的絕泣,我雖不知道她碎碎念的禱詞是甚麼,也不了解她為何哭成淚人, 但卻被她觸動了。我放下原來的意向,為身旁的她默念︰「假若這道高牆真的能把人的祈求上達於天的話,請讓她免卻痛苦吧!」

究竟她落的是感動的淚,還是悲傷的淚? 

他們可以一整天坐在哭牆前祈禱,與他們相比,我們每天放在宗教上花的時間實在太少了,他們一天的祈禱時間,也許比我們一個月的祈禱還要多…… 

當你熱愛一件事情時, 

便會願意花時間對著它。

這陣子,你願意用最多時間做的是甚麼呢? (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