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位插畫師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專題報導  


我是一位插畫師

刊登日期: 2017.10.14
作者:

《喜樂少年》的朋友們必定留意到每期不同的精美插畫。其實這些可愛的插畫,大多出自一個人的手筆,現在讓我帶你們揭開背後的神秘面紗。

( 本報專題) Mimi 能在《公教報》從事美術工作,全靠她的姐姐,「姐姐當初提議我留意《公教報》的招聘廣告,湊巧看到《喜樂少年》有空缺。」一做便十年。

Mimi大專時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修讀插畫,但她之前原來從沒接受過正統的繪畫訓練,「小時候家裡沒有錢讓我學繪畫,家人也覺得繪畫沒有出路。」但她自小喜歡在白紙上繪畫,「書本上有空白地方就畫,連小學也因為在測驗卷上畫圖畫而被老師責罵。」家人在Mimi長大後,見她只對設計有興趣,也就沒有再反對她修讀相關課程。

創作狂想

《喜樂少年》插畫中的人物,每位都有獨特的風格。在Mimi眼中,每樣東西都擁有生命,有時更會幻想公仔跟她聊天,「小時候, 我會一直看著剝落的牆身、木門,幻想花紋是人的樣貌;地上的一灘水,也會使我存有無限的幻想空間」。

這些生活上的瑣碎事,使Mimi的創作靈感自然萌生,「很多時只要放鬆心情,例如刷牙、洗澡或與朋友吃飯時,靈感就會出來」。若在公司理不清思緒時,她便會做些其他事分散注意力, 「日常預熱飯盒時也是散心的好時機」。

不難發現,Mimi所畫的卡通人物都是圓滾滾的。她憶起自小已喜歡看主角也是這樣造型的卡通片;閒時亦會觀賞多媒體表演,例如國際綜藝合家歡等,也會觀看不同題材的電影,「設計師應該開放自己,接受不同東西」。她透過觀看不同類型的作品放鬆心情, 亦從中「吸收養分」,作未來創作之用。

另外,她特別喜歡插畫家Lane Smith,他的作品著重剪貼及質感效果,較超現實;她表示自己也不愛按照尺寸及規範比例去創作。

幻想與現實

於紙媒工作,Mimi固然須依從尺寸比例,也不能把創作自由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她亦會嘗試加點小趣味,例如她曾畫現代人物穿梭到新舊約時代。Mimi也透露一個小秘密:她在畫臉頰時愛用鴛鴦色,而其中一邊臉頰必定是橙色,因為橙色代表歡樂及有活力。

當收到稿件後,她會找出文章重點來思考構圖,並因應稿件文字及圖片多少再作調整。另外,她在工作上也會面對編輯不接受她的意念等挫折,「當刻有點生氣, 設計師會主觀地覺得自己畫得好」。冷靜下來後,她會退一步感謝天主,「可能天主藉這人提醒我有不足,讓我在堅持理念和別人意願間作平衡」。

這十年間,Mimi認為最難忘是有機會參與書本的插畫工作,「我為書本上出現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滿足」。她亦感恩天主賜予她這個頭腦,讓她每次面對新內容時,都能想出意念。她續說:「我真的喜歡做與兒童創作相關的工作;如果我畫到一幅令人會心微笑、覺得可愛的圖畫,我便會很開心。」(妤)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