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苗天地 2017.05.14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青苗天地  


青苗天地 2017.05.14

刊登日期: 2017.05.13
作者:

禁區

洪慧琳 嘉諾撒書院 五丙 

我家有一個藏寶箱,它外表白白灰灰的,身上長長短短的刮痕見證了歲月的流逝,米老鼠、小熊維尼等各式各樣的卡通都在藏寶箱上留下身影。一打開藏寶箱,一陣寒氣迎面而來,為炎夏帶來一點冰涼,映入眼簾的是各種美好的寶藏;寶石般晶瑩的果凍,滑嫩香甜; 珍珠般潔白的香草雪糕,幼滑香醇;閃爍金光的巧克力,濃郁可口… …一切一切都十分美好,可惜這都不是屬於我的,而是媽媽的。

媽媽是藏寶箱的主人,她掌管著藏寶箱的寶藏,而我只可以埋伏在旁,伺機偷偷拿走一些小甜頭。廚房被媽媽標籤為家中的軍事重地,寶箱更是生人勿近,只有在承受過家務的奴役後才可以在廚房外接受媽媽的賞賜,品嘗到人間的美味,但之後等著我的就是七彩繽紛的「小圓糖」,圓糖雖苦澀、難以下嚥,不過能夠品嘗到美食我仍是甘之如飴。

甜食的滋味令我魂牽夢縈,那沁人心脾、使我回味無窮的香甜剪斷了牽引著理智的弦,我決定待夜闌人靜時去偷取寶藏…… 

窗外的街燈為家中帶來微光,足夠讓我看清尋寶的冒險之路, 我踮起腳尖,屏著呼吸,仔細聆聽爸媽的呼吸聲,急步走過爸媽的房間,然後又放緩腳步,躡手躡腳的潛入廚房。進了軍事重地後,我憑籍微弱的光看清軍事重地的布置,縮小動作的幅度,一切俐落、安靜。我輕輕打開藏寶箱,以免寶箱發出呼救聲,那令人心情舒爽的涼氣歡迎著我的到來,寶箱中暖黃的燈光為廚房和我帶來光明,寶藏是我的了! 

我掰了幾塊巧克力塞進口中,又勺了幾匙果凍,清理了寶箱中的雪糕,喝了幾口帶氣的瓊漿玉液,盡情享受著擁有寶藏的美好,直至甜膩撐破肚皮,我滿足地清理現場,把所有東西放回原位,假裝甚麼都沒有發生過…… 

突然,頭上的燈光亮起,刺眼的白光傳遞著要逃跑的信息,可惜我一轉身,一雙大眼正死死的瞪著我,熾熱的目光快要把我燒焦, 媽媽皺著眉,顯得有些生氣,還有點擔心。媽媽還未開始暴風雨般密集的責罵,我便快步越過媽媽,匆忙的舔一舔嘴邊,回味剛才的美味,趕快跑回房間,用被子當成防護盾,躲避寶箱主人的追殺。

媽媽的腳步聲愈來愈近,我抑壓著呼吸聲,生怕一用力呼吸便會引來媽媽的咆哮,心中默念著各式禱文,乞求著神的保佑。不過, 預期中的追殺並沒有到來,等到的只有玻璃放到桌上的撞擊聲和媽媽的一句話。

「喝點溫水、吃藥才睡!要不然你又得咳嗽了。」

腳步聲漸遠,我亮了燈,看著桌子上的小圓糖及一杯還冒著縷縷白煙的開水,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媽媽不讓我吃甜食真的是因為她吝嗇自己的寶藏嗎?我咳嗽了幾下,這幾聲提醒著我媽媽嚴苛的原因,媽媽為我的身體著想,才讓我遠離寶箱,遠離寶藏,我真是錯了。

我乖乖的吃了藥,睡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便再打不開廚房的門了。廚房是軍事重地,而冰箱就是我的禁區,我不能接觸的地方。

家中的藏寶箱是我的禁區,當中的寶藏我再也不願取得。媽媽,我知錯了!


尊重與人

吳海旺 香港鄧鏡波書院 三C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會經歷過許多事情,有開心的; 有傷心的;有難忘的,亦有艱辛的。即使人生又如「吃苦瓜」般也好,但我們卻能從中明白許多道理。而那天起,我懂得尊重別人。

還記得小時候,跟媽媽出外玩時,猛然看見一個與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捧著一本髒兮兮的書。本來想與她交流談天, 因為我也是個愛看書的「同志」,難得有這志同道合的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可是,看見她那破爛的衣著,蓬頭垢面,還是難以啟齒。最後,直到她走了,我仍如木頭般呆立著。

有一次,她發現了我在偷看她看書時,忽然她走向我面前。我左右為難,究竟要上前和她說好,還是掉頭逃跑。

「你好啊﹗看起來﹗你好像也很愛看書,對吧?你一直瞪著我的書啊﹗」

我微聲地回答:「對……」

這天以後,我們成了好朋友。原來,人不必有歧視,何況是朋友?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世界是一面鏡子,你對它哭就哭;對它笑,它會笑。你如何對待世界,世界就如何對待你。只有善待人的人,才會受人的認可,贏得別人尊重,先要從自己做起。

聖經記載了:「凡你們願意別人給你們做的,你們也要照樣給人做。」我們這個世界上為何要有種族或性別歧視呢? 難道白色膚色的男士就是血統高貴?錯 !我們生在地球上,就應互相尊重。

當我們閉上我們的眼睛,假如世界沒有歧視,就沒有了紛爭;假如世界的人懂得尊重,就沒有了戰爭。

所以,尊重對我們來說是上主給我們的真諦,我們必須要珍惜「它」。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