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坦桑尼亞(四)失落的馬賽部族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非洲坦桑尼亞(四)失落的馬賽部族

刊登日期: 2017.04.29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與野生動物近距離接觸,是其中一項推動這非洲之旅的原因。一顆顆比房子還要寬大的麪包樹,在遼闊無際的平原上遠近而立,一群斑馬在樹下吃草,點綴著一幅幅大自然的海報。一直只能從電視欣賞各種飛鳥走獸,這天終於是我走進牠們的世界,被牠們吸引了。可是,讓我醒悟的,竟是在平原居住的遊牧民族——馬賽人。

前往各個野生公園的途中,會不斷在車窗外發現正趕牛羊或在路邊歇息的馬賽人,他們的特徵是身披紅藍色的格仔布,手持代表權力的木杖。從前的馬賽小孩會被放逐野外, 直至他們能殺死一頭獅子後活下來,才進行割損禮,並被人用白油畫臉一個月,以示成年。現在,他們仍群居荒野,喝著牛血為生。

我們可選擇付十美元進其中一條馬賽村參觀,一位與我同車的荷蘭青年,曾在馬賽村裡體驗生活兩週,他已叮囑我,說村內的一切都是為遊客而做的,因此他與另一位德國叔叔並沒進村。至於我卻很想見識一番,了解在這個被物質包圍著的世界裡,如何仍有人能生活在自己的天地中。

進村前,已有心理準備村民會希望在我身上掏更多的金,故一開始便已對他們有戒心。不錯,他們的一舉一動,從碰面時的問好、握手,到為你披格仔布和飾物,都是機械式的,他們不斷重複問過的問題,壓根兒沒把我的回應聽進耳裡,到跳歡迎舞時,他們更自動搶去朋友的手機替他們錄影。在接下來的既定程序,我們被帶進這條圍成圓形的村落, 進了一間用牛糞和樹枝搭成的小屋,原來這面積只能容下兩張雙人牀,屋外擺賣的手製品,全是由女性製造的,就如獅子般只有雌性負責臘食和哺育一樣。記得前幾天看到的馬賽男人,他們每天只會坐在路邊等遊客經過,然後要求食物;我便問那馬賽人︰「你平日有甚麼工作嗎?」他遲疑了,是當演員嗎? 他再轉移視線領我看另一所聲稱是幼稚園的小屋,屋內的小孩看到有人進來,便沒神沒氣地問個好、唱首歌。他們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我們的視線又再被帶引到寫著「支持」的箱子,他們說是為了讓小孩有校服可穿。可是,有眼的便能看到,坐著的小孩並不是在上課,而是在演戲。試問遊人不絕,要不停打招呼和唱歌,如何上課?而校服也是教學的必需品嗎?實在不再忍心看下去,便急急離開了。

上週探訪的鄉村婦女很單純,我們甘願多花錢購買他們的製品,支持他們,但在這裡, 除了一位女士在跳舞時,讓我看到有靈魂的笑容外,便只有公式化的參觀程序和指定的掏金動作。縱使陽光猛烈,卻難從他們身上感到丁點兒的熱情與溫暖,有誰願意多花金錢,在那些本該不是出自馬賽族的紀念品上? 

聽上去,心很硬吧?然而,仔細地想想,他們長久以來的生活並不需要金錢,他們以牧放為生,吃的是自己牧放的生畜,喝的是從地底打來的水,穿的是動物的毛皮,住的也是由天然物料蓋的房子。是誰令他們有

金錢的概念、物質的慾望? 

當地政府說,開發馬賽的旅遊業是為了保育,好使他們能自食其力,但請問那十塊錢中,有多少塊是他們的實際收入?「支持」一件事或一個社群,是希望他們能成功或生存,現在他們100%的生計都是來自旅客, 他們變得過分依賴,失去原有的生存能力, 我們盲目的支持,結果淪為縱容。

非洲某處因大象數目過多,食量驚人的牠們,使其他動物的資源減少,為了保持物種多樣化,人們把多餘的大象獵殺。可是,我們的當地車長兼領隊卻認為沒這必要,因為當大象的糧食耗盡時,牠們的數目便會自然減少,大自然會自己處理,不用我們費心。是的,保護其他物種與保護馬賽人一樣,也許都是人們一己的想法,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本來就是適者生存的。

回到車上,德國叔叔問我︰「好奇的你,想留下嗎?」我深思後應道︰「不,我並不屬於這裡。」叔叔笑了笑︰「很好的答案。」(五月十四日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