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苗天地 2017.04.09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青苗天地  


青苗天地 2017.04.09

刊登日期: 2017.04.08
作者:

秋分

胡灼楓 天主教新民書院 六D 

秋天,是一個離別的季節。有一種離別,是為了下次的重聚;有一種離別,卻是生死相隔。

秋分,意味著秋天的到來,嶺南不到深秋,是難以嗅到秋味的濃郁的。秋分不久, 便是九月初九,我乘坐一輛開往家鄉的客車,靜靜地望著窗外,高速公路旁的樹還未顯秋意。家鄉習俗不一,重陽少有祭祖,但今年清明時節沒空回去,於是選了重陽,探望已經離開我十一個秋天的外公。外公是在秋天離開我們的,我卻不願在那天回去,似乎還未能釋懷。

回到外公的村子,走過水泥路,再穿過兩個魚塘,便是一個小山丘。外公就葬在那裡,墳墓旁的雜草長了許多,我徒手除去一些,跪在外公墳前,莊重的拜了三下。

外公墳前有一塊窄窄的泥土地,我坐了下來,慢慢地與外公訴說這一年來的經歷。開心的,不開心的,都和這個最疼愛我的外公分享。

小時候,外公會騎三個小時單車來市區探望我,陪我玩耍,帶我去市集吃糕點。數之不盡的童年回憶裡,許許多多都是外公留給我的。

坐在墳前,望著山丘下不再復返的江水,總帶著憂愁的感覺。對岸也是一個山丘,以前常常問外公,對岸是甚麼地方,但外公總是回答我:「外公也不知道呢,等你長大後,外公和你一起去看看,好不好?」可當我長大後,外公早已入土為安。

思念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外公在裡面。這麼多個秋天來了又去,無一不掛念著外公。對岸的山丘依舊樹木蔥鬱,丘下的江水依舊滔滔不絕,可是外公已經離去,我也成年了。

回憶那時候,還未懂得感恩,只知道坐在外公單車後座,抱著外公時的溫暖。如今,我懂得了甚麼叫感恩,懂得如何去感恩,外公卻已經掛在外婆家裡的牆上了。

這個無法彌補的遺憾,告訴我,要緊握時光的流逝,珍惜我還有的機會,盡心盡力的報答親人在我成長中的付出。就如作家張曉風用有生餘年最後一天的態度,去愛她的孩子;我用人生旅途中最後一站的態度去愛我的親人。

人生總要經歷更多個憂愁悲傷的秋天, 成長總會讓人感慨萬千,但我仍舊希望,江水能夠倒流,時間能夠倒退,外公能夠再次站在我的身旁,讓我拉著他溫暖的手,再問一次:「外公,對岸是甚麼地方?」


爺爺,你知道嗎?

淡墨荷香 聖嘉勒女書院 五T 

爺爺,你知道嗎?每次電話裡,你說: 「放假了,要回來吃飯。」那怯怯的語氣, 又帶著些期待,我不是聽不出來,而是我不懂得怎樣回應。我遠在他鄉,又怎能輕易許諾回來呢?我只能回答你說:「好啊,我會多回來的。」但誰都知道,那只是一個謊言。那蒼白的答覆,連自己也覺得無力,你卻開心地說:「好好,你回來時,我就給你做好吃的。」

想起從前,在你身邊時,總不知珍惜。我嫌棄你,嫌棄你那寒酸的飯菜。幾塊叉燒、幾棵又老又澀的白菜、那淡而無味的水蛋⋯⋯ 

直到那天我偷偷回來找你,看見你在陽光下駝著背拔草。我才明白,那些乾癟的白菜是你種的。

那佝僂嶙峋的背,彷彿是一座貧瘠的黃土小丘,上面薄薄的汗水,似在皺褶中順勢而下。霎時間,我如同又吃了那些白菜般, 極是鹹酸苦澀。你雙手如一顆沾滿黃泥的菜,又乾又皺;然而用盡世上的水,也無法把上面的痕跡沖走⋯⋯ 

看到你把榨菜與柚皮當佐菜,我才明白你已把最好的給我。

爺爺,你知道嗎?我不再嫌棄你了。

我懂得感恩與愛!當我想對你好時,卻遇上學業繁重的時刻,你卻說:「我不要緊,學業重要,學業重要,記住要好好讀書。」我的嘴張開了,又合上,再張開,又合上。我該回答你:「好,學業重要。」還是「不好,你更重要。」的呢? 

爺爺,你知道嗎?學業重要,但你也很重要,還有⋯⋯我很想念你,我愛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