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坦桑尼亞(二)錯亂的時空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非洲坦桑尼亞(二)錯亂的時空

刊登日期: 2017.03.25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正喜歡旅遊的人,知道原定計劃充滿變數,因此不會介意沒有緊密和計劃周詳的行程。我只知道會比德國教區團先到步幾天,然後又比他們遲幾天才離開,中間的行程是甚麼?不大清楚,隨他們安排吧, 反正有的是時間。

說到時間,有聽過「德國人有的是時鐘,非洲人有的是時間」嗎?我也相信非洲人有自己的時空。事實上,他們比活在外太空的我們,每天走慢六小時,我們的早上七時,才是他們的凌晨一時,因為他們認為日出日落,才是一天的始末。因此,他們習慣地看到時鐘上的數目,便會自動減去六小時,才報時,甚至在英文翻譯時會溜口說錯呢! 

那麼,乘搭非洲航空或與他們工作不是很危險嗎?別怕,不是因為他們習慣了六小時的時差,而是他們本來就是先天把時間推後的,短則遲到半小時,長則……不出現而不通知對方,連航班也不例外…… 

往坦桑尼亞的旅途上,預計需在埃塞俄比亞轉機處等候兩小時,為我來說時間並不難過,只要寫寫畫畫便能渡過時光。怎料,兩小時後,耳邊竟響起再晚兩小時的廣播,大家聽到立刻表現無奈,卻又司空見慣的模樣,一位顯得很焦急的伊斯坦堡女孩,便立刻成為我的焦點,原來她需在坦桑尼亞緊接轉機,若錯失航班,便要多等一天了。眼見她的驚惶失措,我便上前與她問好,並一起尋找網絡,好讓她與友人報告境況;最後竟要「偷渡」出境,才能偷用貴賓區的無線網絡。為了補充精力,她要去遠處「打邊爐」(抽煙);不到十分鐘,廣播又響起了,是航班回復正常的消息,我一邊鑽回候機室, 一邊祝願女孩也聽到廣播。在機門關上前, 她終究趕上了。

那次的時空錯亂對我沒貼身影響,但隨後的經歷……因曾在德國參與過非洲彌撒,知道他們的合唱團會載歌載舞,大響鑼鼓,很是吸引,讓我十分期待主日的來臨。某主日, 上一篇提及的「飛車朋友」相約我在住處八時等候,先把我載往聖堂參與八時半彌撒, 自己再趕路上學,我預計他會遲到,但沒想到會過了彌撒開始的時間才到!肉隨砧板上,天主怎會責怪我呢?到達聖堂,人頭湧湧,大家都要一圈圈地站在外圍,原來上一台彌撒還沒結束……結果,原定八時半的彌撒到九時才開始!我「皇帝不急太監急」地問朋友︰「你不是要趕路上學嗎?」他不慌不忙地點點頭笑了笑,又繼續跟朋友談天。

彌撒進行中,不絕的歌聲與多次的奉獻後, 有位貌似讀經員的先生上台演說了十分鐘, 緊接另一位女士又再演說了十分鐘,最後還以為神父要站上前說「彌撒禮成」時,神父竟又開始演說了!言談中應該包括介紹我, 因為大家都把目光投到我身上了。就是這樣,普通的主日彌撒,卻用上了兩小時,再次展現非洲人愛說話的天性。

彌撒終於禮成,一位青年領我到大伙兒面前, 說我會在這裡一起活動一整天。好吧!等候你們的發落。等 !我就這樣等了一整天,也沒猜透他們說的活動是甚麼。他們領我在日光正猛的破落街道上,漫無目的地走著,時兒走進一間房子,讓我與蒼蠅憩息,時兒又回到聖堂的神父宿舍中用午膳。其後,我「被安排」與神父和幾位青年圍到電視機前,沒頭沒腦地,呆了大半天當「沙發客」。

一向以為自己不怕沒計劃的行程,只怕沒空間記錄思考所得,但在悶熱的室溫下,我竟敗給了有主場之利的非洲朋友!為何一位神父能在主日如此悠閒?我開始感納悶沒趣, 坐在這裡,就是今天的特別安排嗎?將近黃昏,活動終於開始,原來是開青年會議…… 又再次聽不懂卻被迫要身在其中,一天的忍耐將近臨界點,正要爆發之際,他們突然用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英文,要我表演唱歌跳舞!又是怎樣一回事呢……最後,原來他們是要反過來為我表演歌舞,並拉著我一起跳舞,一天的活動是由這刻開始!那時正是下午七時,果然是慢了六小時的時空。

時間,為非洲人來說不是重點,假若遲了「一點」,也不用告知對方,因為

人與人的交流, 

比會流逝的時光更重要。

請不要與他們計較,那是缺憾美,讓講求效率的我們鍛鍊忍耐。 (四月九日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