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坦桑尼亞(一) 你我大不相同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非洲坦桑尼亞(一) 你我大不相同

刊登日期: 2017.03.11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正懂得享受旅遊的人,會明白各國的文化差異,不介意身旁的人跟你搭訕,亦會容易體諒人與人的不同。常說不要因種族和膚色而心存偏見,但在港出發前, 親友一聽聞我要到非洲時,便緊張萬分,像是怕獅子會跑到街上咬人、自來水會有毒, 把你溶解似的。需知人們要駕車特意尋獅, 也未必容易碰到,在港的水也會有鉛毒,哪裡沒有危險、沒有意外?非洲,一個與我們常到訪的歐亞地區,有著大不相同文化的地方,無論如何只會賺到更多經歷。

踏上機艙,開始嗅到非洲的氣味,我跟自己說,這種氣味將會是接下來三週的體驗之一吧! 我要到的國家是坦桑尼亞(Tanzania),在非洲54國中,因著本身的共同語言(Swahili),讓這裡較其他非洲國家和平,連基督徒和穆斯林信徒也能一起生活,因此比起治安問題,更要顧慮的應是防不勝防的蚊蟲問題吧!人家說,要穿淺色長袖衣以減低吸熱吸蚊的機會,故只帶了兩件速乾的長袖衣,怎料天氣竟熱得坐著不動也會滲汗,在室內穿上長袖衣,竟悶熱得差點昏倒!蚊子壓根兒也懶得出來了!幸而,我穿著短衣出發,那唯一的便成了所有。除了吃預防瘧疾的藥,洗晾衣服也成了每天必做的事之一。

旅行多了, 

便發現需要的更少, 

一件衣服走天涯,背包原來可以更輕型。

「先洗手才吃飯吧!」原來非洲人比我們更注意這飯前功夫,因他們有道像濕麪粉的飯(Ugali)是用手吃的,故在沒有洗手盤的飯廳,服務員便會拿著水杯和盤子為你先潔手。此外,在非洲吃得最多是香蕉,而有種香蕉要煮熟才能吃,它的口感就像我最愛的土豆般,有時更會以它代替米飯呢!話雖如此,我還是會說在非洲吃最多的不是香蕉, 而是「蒼蠅餐」……趕不散的蒼蠅,增強了我用膳的速度,謝謝辛勞的各位! 

在法國泰澤生活過的朋友,對於沒有網絡, 是小事一則,不足為道,但電力呢?基本的照明和風扇,可施捨一點給我嗎?好幾天, 家中沒電了,我把水樽放在手機的小燈上, 讓光在水中折射,使光源更廣,享受了幾場羅曼蒂克的淋浴,很想一試吧? 

在這裡沒有正式的馬路,看似是公路的地面都是沙土或不平的石屎,在可以容納五條行車線的闊然大道上,既沒有畫上行車線,也沒有指示牌,就是有地圖也難懂身處何路。短短兩天便在公車上經驗了兩次爆胎,要不是被轉到別的車子,便是要徒步上路。感受最深的是那次在夜裡坐電單車……當地朋友要帶我到他家作客,他深明路面規劃未完善,到晚上便會水洩不通,故以電單車代步最為敏捷。在城內,只有響號不絕,卻沒有指揮官,無論是大巴或小車、電單車或單車、人或狗,只要有空間,便可任意穿插路面,宛若在香港繁忙時間的車廂中,從未跟陌生人如此親近。越過幾個繁忙的交會處, 燈火遠去,只有月光照路,當我正準備鬆一口氣時,車速突然加快,抱在前方的背包差點被甩掉,我趕緊握著朋友的雙肩!沒帶上頭盔的朋友感覺我已進入作戰模式,更加使勁地把力加給愛驅,在凹凸不平的公路上飛馳,彷彿處身過山車,比在內地的經驗更驚險,一向不知死活的我,還是初次感覺生命隨時受威脅……想著若車反了,我應如何應對?……漸漸地,我習慣了,除了交托外, 便是欣賞沿途眨眼便過的樹木輪廓……我不敢把電話拿出,但估計該風馳了半小時,終於安全下車時,我卻是想著回程的路…… 

這樣的衣食住行,你會享受嗎?到埗的幾天,我疑惑著︰為何這樣一個中轉城市三蘭港(Dar Es Salaam),沒有一條完整的路,也不見外國人的臉孔,讓我好像外星人降落此地般!後來,才發現這幾天,原來我一直生活在朋友的貧民窟裡!(26/3 待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