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菲森雨中天鵝(下)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德國菲森雨中天鵝(下)

刊登日期: 2017.01.14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回提要︰我和朋友在德國參觀山中的天鵝堡後,因享受美景而錯失最後一班往火車站的巴士,被困人煙杳杳的山林中…… 

四處張望,那曾替我們翻譯時刻表的德國家庭,正好要駕車回菲森市,便說順道載我們。正當我們在車上慶幸著出路遇貴人之際,駕車中的媽媽卻忽然喊道︰「啊!迷路了!我猜車子大概已駛過奧地利邊境了!」看著身旁的旗幟和大橋,一向是路癡的我依稀記得方向,便硬著頭皮做了人肉定位系統,指點她的迷津。經半小時的東拐西轉, 終於成功到達返回慕尼黑旅舍的菲森火車站。

吻別那德國家庭後,天色更深沉,我們趕緊尋找通往慕尼黑的火車,但難題又來了,又是那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德文時刻表……尋尋覓覓,終於在站外找到一位看似略懂英文的小伙子。我們得知最後一班列車將於半小時內抵達後,便安心地回站內等候。

心情放鬆了,肚皮便「咕咕」聲地告訴我們,用餐的時候到了,但為免錯過列車,我只好像神父擘餅般,把口袋內的最後一塊餅,一分為二,奢望藉此能填飽兩個空洞的肚子。此時,車站外突然傳來一陣叫囂聲, 原來是一群流氓!雖聽不懂,但卻知絕非善意的問候。我們頭也不回地急步走向月台, 追趕的聲音卻愈來愈接近,眼見月台盡頭已

無路可逃,唯有躲到電錶房後!叫囂聲雖然沒有再接近,但流氓們大概仍在車站入口處徘徊不散……前無去路,後有醉漢,飢寒交迫下,只期望火車快來救助! 

列車晚了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德國的列車不是都很準時的嗎?不安感隨著時間流逝,漸漸滋生,身邊卻無人問津。不久,又有震耳的響聲傳入耳窩,是鐵器互相敲擊的噹噹聲,視線沿著聲音走,看見車長在月台上檢查列車,是救星吧?不懂英語的他,經我們一輪比劃後,終於告知我們最後一班的列車將在一小時後才到達,剛替我們看時刻表的小伙子,原來誤讀了假日的班次……那麼,現在要想法子離開那醉漢雲集的火車站,到站外充飢!於是,我們偷偷隨著將離開的車長,溜出車站。

一小時後,我們終於安全登上火車,並與剛在車上認識的北京母女詳談了數小時,說說今天的歷險之餘,也談談她們家鄉的故事, 不經不覺便回到溫暖的慕尼黑旅舍了。

對於日間在天鵝堡遇上的旅行團,我們敬而遠之,甚至為自己同出一國而感羞愧。晚上在火車中,卻因他鄉遇故知,反覺心安。既諷刺,也可悲。諷刺的是,本是同根生,卻因文化差異而既愛且恨;可悲卻是,中國太大,即使有心,也未能一時三刻地做好教育,拉近文化差異。

每個民族皆有自己的歷史,每個人亦有獨立的思想,決不能以國籍衡量一個人的好壞,或心存第一印象的偏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