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泰澤 老地方的白馬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黑貓畫寫世界  


法國泰澤 老地方的白馬

刊登日期: 2016.10.15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人們都說,在泰澤裡,只有好人,而在泰澤認識的朋友,一生人總能碰見第二次。即使不是同一宗教,但仍會因著這地方的共融而緊緊牽著線。上週有位在泰澤認識的路德會俄羅斯朋友來訪,到我家借宿, 暢談間,得悉泰澤的白馬離世了……這勾起我對這「老地方」的回憶。

在一個城市,能發掘到自己喜愛的小天地,是你和它的緣分。

能成為自己的「老地方」,可以因為被那裡的風景觸動,也可以因為那裡遇上的人和事。不是每個地方都能觸動每個人,到現時為止,只有幾處深印在我腦海的「老地方」, 第一個就是在法國的小村莊—— 泰澤。

在山丘上的泰澤,每次想下山散步時,都總被中途的景色留住腳步。在斜路的矮牆是等待日落美景的好地方,俯視這和諧的景緻, 是我在工作後休息、沉思的最愛。坐在圍牆上,雙腿吊在半空並沒使人生畏,一排排灌木和花朵,從腳下一直從斜坡延伸至山腳的黃花綠草,這片草地,正是一匹白馬的野餐地,白馬家旁的分叉路是通往附近村莊的道路,再望遠一點的小屋和稻田旁,有一圈圈木欄,圍著正在被牧放的家畜,有牛、驢、羊、雞……景色的盡頭還有層層翠綠不一的樹林山脈。突然感到有點睡意,我脫下鞋子,躺在石場上,在陽光下慢慢進睡。

「嘶嘶嘶嘶嘶嘶……」是白馬的聲音,微微打開眼睛,左腿差點掉到石牆旁,我把頭望往左邊,一位肥大叔剛打開木欄走進草地, 他大概就是白馬的主人,那匹每天孤獨地低頭吃草的白馬,看到肥大叔後,便馬上像小狗般奔向主人,好不興奮。肥大叔拍了拍馬兒的頸,掃了掃牠的鬃毛,便放下手上的膠桶,開始為白馬刷身。白馬靜靜地擺動著尾巴,享受主人的按摩服務。看見馬兒的肚子鼓脹得很,我常幻想牠也許是在安胎,才被獨自困在這裡。不到十分鐘,肥大叔便刷好白馬,拿著桶子轉身離開了。白馬跑上前幾步便停下來,目送主人遠去。牠沒有繼續跑,是因為肚裡的孩子把牠踢痛了?還是知道追上去,也留不下主人?現在這一切成了永遠的問號…… 

抬頭放眼天空,陽光漸漸減弱,月亮和太陽相遇,天色從淡藍漸變成橙黃,牛羊的鈴聲都叮叮噹噹、成群結隊地走回小屋,附近的村民和義工們都雙雙從村外散步回來,我正在完成寫生,一位德國男生路過,看見我正在寫生, 說了一句話便繼續走上斜坡︰ 「Keep drawing, you will be rewarded by appreciation one day. (總有一天你會得到賞識回報的,繼續畫畫吧!)」泰澤的整點鐘聲又再敲起,是晚餐的時間了。

能成為我的「老地方」,重要的是可欣賞日落,眺望遠景,而且在寧靜間還會碰到朋友或是有趣的路人。這裡的一草一木、風聲車聲和身體觸碰石牆的感覺,構成了我最愛的畫面。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