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動的玉帶橋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這片天空  


令人心動的玉帶橋

刊登日期: 2016.06.18
作者: 陳子良  

西貢郊野公園是世界知名的香港後花園。在這大花園南面的內海,有一群大小不一的美麗島嶼。其中很吸引遊人的,有小島鹽田梓和鄰近的大島滘西洲。鹽田梓生態優美,靈氣十足,是文化體驗和身心靈修的好去處。滘西洲則視野遼闊,綠草如茵,是個現代化高球場,供大眾舒展身心。兩島間,是一條百多米的堤壩——這堤壩,是鹽田梓村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所築建。雖無拱橋形貌,但可供人跨越兩島間的小海峽,所以仍被稱為橋,名為玉帶橋。

這橋,連結了兩島,情牽了三代。隱藏其中,是一串串動人的故事⋯⋯

為求把橋早日築好,村民曾總動員,徵集有限的人力物力;老幼也齊出動,堆沙搬石,抬水搓泥,趕在潮退時施工⋯⋯全村上下一心。經歷了一年,終能大功告成。雖因資源和經驗所限,橋面未及潮漲水面的高度,但村民已高興萬分;因為踏在橋上,已可安全往返兩島了。

為甚麽村民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五十年代初,物資極其匱乏中,仍動員全村築橋呢?

原來長期以來,村民都感到小島耕地不足,柴草燃料缺乏。要開拓新天地,唯一的選擇是鄰近的滘西洲。那裡有無數小山谷,有溪水,圍起堤壆,填上泥土即可耕作,生產食糧,亦有草場牧放,有山嶺崗松,取柴割草⋯⋯

長久以來,村民前往滘西洲作業,都是冒著險的。原來,本港潮漲水位較潮退水位高出兩米; 即是在潮漲後,水深比一般人還高。要橫過這小海峽,只能在潮退時涉水而過。因此,往還滘西洲很受潮汐限制,村民必須等待在日間的潮退時段內往返。這樣,可往返的時限只有兩三小時,如有失誤,村民就得冒險渡過海峽回村了。

但問題更在於前往滘西洲作業的,多是女村民,她們全都不諳水性。回程時,她們大多挑著兩捆柴草作業,涉水回村;若遇上過腰潮水,一失重心,就會遇溺身亡。有時,她們亦以小艇往返,滿載柴草作業回村時,人便只得站在艇邊撐,偶一不慎,亦會失足墮海身亡。事實上,曾有兩位女村民因此而溺斃。我年幼時,我的母親就是其中一位。為免悲劇重臨,村民痛下決心,非築橋不可。

經歷了二十載的海濤沖擊和海床漂移,橋的中段已受不了而下陷。村民便再接再勵,在七十年代初,把橋修好並加高,是為第二代。後在海濤和海床的繼續挑戰下,至九十年代初,橋的中央部份又再下陷,當時絕大部份村民已遷往他鄉。得政府乘發展滘西洲為公眾高球場之便,把橋修復了,是為第三代。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橋面是鞏固的,但右側長年承受浪濤沖擊,又有兩段外牆正在嚴重剝落中。這橋,無論形貌怎樣在變,總使人憶及村中婦女。為求家人溫飽,她們願意獻上一切,總令人肅然起敬,欽佩不已。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