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田媽媽 細訴的鹽心鹽意⋯⋯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這片天空  


鹽田媽媽 細訴的鹽心鹽意⋯⋯

刊登日期: 2016.04.02
作者: 陳子良  

我是西貢鹽田梓的一幅小鹽田。在香港五位鹽媽媽中,我是最年輕、最細小的。年紀雖輕,我卻也穿越了二百多個寒暑。我們五位鹽媽(其他四位在屯門、大澳、沙頭角和大埔船灣)的鹽產量,曾頗能滿足全港居民所需呢。

世事變遷,令人慨歎!我們這五位鹽媽,因時移世易,已相繼歸隱了!有被風暴吞噬的、有被改為稻田的、有因鹽稅重而停產,有因新市鎮發展而隱藏於地下的⋯⋯ 

五位鹽媽中,我感到自己最有福。形體雖小,也曾因重稅停產而歸隱百年,鹽田的大部份也改為稻田,留下只有小片遺跡。然而,我所在的小島,靈氣十足,受寵特多。近年更在村民和一群有心人士的多番推動和籌劃下,終於在兩年前,原貌全失的我,被復修重生,再挑起鹽媽的神聖擔子,蹣跚地開展造鹽的工程,令人回味的幼小海鹽,終於又可面世了。

復修後的我,身段只及從前的小半,結鹽的能力亦遠不如前。若要大量生產,肯定無法達標。然而,聽說現代的香港人最需要的,不是海鹽(因為超市的崖鹽既廉且美),而是如何面對人與人之間、人與大地之間、無味無情的疏離與撕裂! 

如透過體味這兒的晒鹽過程,能使人與人、人與大地再次實在地連結起來,彼此產生親親的覺醒和情味,那該多好啊!曾在這兒體驗晒鹽的人,都說其味無窮呢。幫助我產鹽的義工, 分階段把海水灌在我身上不同部位沉澱、讓太陽蒸發、讓風和濕度去⋯⋯過程可不能三言兩語道盡啊,我還是另找機會再談吧。

晒鹽過程的教育功能和保存這生產遺產的價值,會否就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去年九月頒發了一個「優異獎」給我們的原因呢? 

主耶穌曾提醒我們要成為「地鹽世光」。作為屬於地、屬於世的鹽田媽媽,這話也給了我鼓勵和鞭策。身處大時代的各位,這話不也是給大家的呼召? 

(二之一)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