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東、收藏西 酷比的博物館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收藏東、收藏西 酷比的博物館

刊登日期: 2016.03.05
作者: 莊世瑩  

和孩子一起共讀圖畫書,是非常美好的經驗;孩子們總是以全部的感官去擁抱一本書,細細體察作者創作的深意。他們看書的純真之眼,較成人更逼近作品的真諦,經常發掘出一本書豐富多元的面向。孩子天生是不受拘束的,我也喜歡和他們一起去散步,有時隨興不依照固定的路線,就好像進行一場小小的冒險,即使照著日常固定的動線前行,在熟悉的場景和環境中,這些好奇的探險家,還是可以在平凡中找出令人驚喜的新發現。

住在森林裡的木頭小男孩酷比,每個星期二都要出門去散步。散步的途中有許多神奇又有趣的東西,或許是一片樹葉、一粒種子、一顆毬果,也可能是一把雨傘、一副眼鏡、一枝叉子⋯⋯許多讓人意想不到的物件,讓酷比一路上撿個不停。這是一則有關收集的故事,挪威插畫家歐希莉.揚森以清新獨特的畫風,創作了《酷比的博物館》(遠見天下)這本圖畫書,酷比的造型可愛迷人,故事溫馨好玩;雖然是作者初試啼聲之作,卻已在許多國家得到讀者的共鳴。

日益增多的收藏把家裡塞得滿滿的,這些收藏不見得符合日常的實用目的,個人收藏經常伴隨著某一段記憶,或記錄下某一刻的心情。於是酷比找出書本、參考資料,嘗試了解自己收集的東西是甚麼,然後將它們分類,還綁上名牌,再製作許多架子和櫃子,把收藏物品的盒子一一歸位,但是隨著東西愈來愈多,家裡已經快要爆滿啦!怎麼辦呢?傷透腦筋的酷比向奶奶求助,非常有智慧的奶奶建議酷比:「也許,你可以開一間博物館?」酷比覺得這真是個好主意,立刻著手進行各種準備的工作。

酷比博物館終於盛大開幕了!面對絡繹不絕的觀眾,酷比熱情的為他們解說每一件藏品的故事,介紹它們的由來,說明它們的特性、材質,酷比使出了渾身解數,就是想讓上門的觀眾感受博物館是一個有趣的地方。經過一個星期的努力,酷比覺得開博物館雖然很好玩,但是也很累,他失去了私人的空間,也打亂了自己的作息,於是他決定關閉博物館。
從史前人類的狩獵採集開始,人類漸漸學習收藏藉以維生,或許人天生都有收藏的癖好,滿足了生物的需求之後,收藏演變為一種文化的行為。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廣收世界的典籍,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斯的梅蒂奇家族收集藝術品,直到十九世紀,因為中產階級興起和休閒活動的普及,收藏不再只限於貴族的專權,人人皆可依自己的喜好和興趣,發展個人主題式的收藏。因此收藏是持續的文化過程,建構出不同的時代面貌。

根據國際博物館協會賦予博物館的定義:「它是一座以服務社會為宗旨的非營利機構,負有蒐集、維護、溝通和展示自然和人類演化物質證據的功能,並以研究、教育和提供娛樂為目的。」雖然酷比經營的博物館規模很小,但他下的功夫可一點也不馬虎,他將收集來的藏品加以整理、分類,進行登錄、研究和展示,並向觀眾做推廣教育,酷比具體而微地呈現了建造一座博物館的歷程。

從酷比的故事中,我們發現要建立一座完善永續的博物館,僅靠一己之力實在不容易,需要各種不同的人才一起合作。隨著世界博物館的設計日益創新,面對數量累積愈來愈龐大的收藏,無論為了保存或展示,「數位化」是一個必然的途徑,藉著科技的幫助,可以將這些藏品的知識,轉譯成人人皆可共享的訊息,讓博物館真正成為可親近的文明寶庫。至於酷比會如何處理博物館關閉後的藏品呢?小讀者可以自己到書中找找答案,看看他會用甚麼方法來延續這些心愛物的生命,以及創造它們嶄新的價值。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