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一天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種子的力量 : 足印篇  


奇妙的一天

刊登日期: 2016.01.23
作者: 編撰 / 攝影:和平小兄弟 |插圖:穆家易  

1857年秋天,伯爾納德的父親再次送她到巴爾德的農舍。從小習慣野外多雲時雨的天氣變化,也習慣了農村的寧靜,伯爾納德很喜歡天然的環境。她樂意幫忙做家務和飼養羊兒,每天帶著乾草去餵羊,也不忘把小羊抱在懷裡,輕輕地依偎,給小羊溫暖。父親再次把她交給瑪利姨姨時,期望伯爾納德的哮喘病會有好轉,也要求瑪利姨姨幫助伯爾納德學習要理, 好能領受聖體聖事。可是,瑪利姨姨沒有讓她去聖堂上要理課,還著她每天餵羊,然後給她一本要理書,以取代她到聖堂上課學習的機會。瑪利姨姨更指定她每天背誦那本書的一些頁數。有一天,瑪利姨姨看到伯爾納德把那本書擱在一旁,怒火令她失去理智,她衝口而出,破口大罵:「你真笨!沒有一點兒進步!」

瑪利姨姨的說話令伯爾納德感到非常震驚。她很傷心,她跑去聖堂, 剛巧碰到負責聖堂的艾神父(Fr. Ader),「艾神父,請幫助我!」她帶著滿肚子鬱結,訴說事情的經過:「瑪利姨姨給我一本書,我完全不懂得那些字的意思呢。」艾神父安靜地聆聽著,他知道伯爾納德說的書是用古典法語寫的,用詞抽象,內容艱深,她實在無法勉強背誦。

艾神父用道地的方言說話。他在聖堂裡給小朋友上要理課時,也跟當地人一樣,用方言講解,蠻親切的。可惜,不多幾天,艾神父便會離開那聖堂,不再有神父在巴爾德的聖堂服務了。伯爾納德感到很沒趣,她想念著爸爸媽媽和弟妹,心裡暗想:「我留在巴爾德幹甚麼?這裡沒有學校, 我沒有上課;艾神父走了,我不能夠初領聖體⋯⋯」。1858年1月21日, 伯爾納德沿著山路慢慢地走回家;她感受耶穌與她一起,她在心裡說: 「親愛的耶穌,我相信你在聖體內,我渴望你住在我的心裡!」

機器大量生產,加速工業發展;用人力磨麪粉的小規模磨坊在大市場中失去競爭力。小磨坊的鄰里在貧困中互助互愛,那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小社區。1858年2月11日星期四,大霧瀰漫,天色幽暗。昏陰的斗室顯得份外寒冷和潮濕,幸好還有柴枝生火取暖。火焰開始微弱,伯爾納德想添一些柴火,「媽媽,昨天你和妹妹拾回來的柴枝呢?」 「我們拿去換了些麪包。」母親露薏絲低聲嘆氣,無奈地說。「媽媽,待會兒,珍珍就過來了,我和姊姊跟珍珍一起拿些樹枝回來吧!」妹妹一躍而起,她要為媽媽打氣。「伯爾納德,外邊很冷,你不要出去!你會咳嗽喔⋯⋯」「媽媽, 給我去吧!我會穿大衣和戴帽子,這樣便不會冷了。」伯爾納德央求母親,「好吧,穿得夠暖啊!還有,千萬不要弄濕腳!」

珍珍是個可愛的小鄰居,伯爾納德急忙穿上木屐子(sabots)。她很喜悅,三個女孩子在濃霧中手牽手,「哎呀,伯爾納德!這樣的天氣,妳們跑去哪兒?」鄰居一位太太剛經過,「我們去撿柴枝」,伯爾納德有禮貌地回答。「哦,這樣吧,妳們沿著右邊走,很快會到達瑪薩比勒岩洞(The Grotto of Massabielle),那邊有很多柴枝呢!」

伯爾納德回到露德三星期以來,這天是她最愉快的。她和妹妹從沒有去過那兒,原來珍珍也是第一次去岩洞那邊。聽說那兒附近有很多柴枝, 她們都很興奮,還猜想那岩洞必定還有些有趣的東西呢。果然,那路徑直達岩洞。只消十多分鐘,她們便看到不遠處有個小山崗,山崗的底部有個天然的岩洞。岩洞旁邊有一條河(Gave River ),河的對岸是一片樹叢, 樹枝四散,好像在等候她們來撿回家。

可是,怎樣才能夠穿越那條河,撿拾樹枝呢?珍珍較健碩,她自告奮勇,即時把腳上的木屐子脫下來,還沿著河邊找到一處較淺水的位置,壯著膽跑到對岸,「來吧!」她伸出手,像要把伯爾納德拉過去,「河水很冷,像冰!」妹妹嚷著,她也脫下木屐子,模仿珍珍拉起長衣裙,再把腳伸入水裡,「姊姊,我背你過河吧!」伯爾納德沒有忘記母親的叮囑, 「不,你還小呢。你找些石頭放在水裡,讓我踏上石頭跳過去吧。」這時,珍珍顯得很不耐煩,「伯爾納德,你不要過來好了,站在那兒吧!」

伯爾納德不願呆在那兒,她在河邊到處找小石頭,設法到河的對岸。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音,好像打雷。伯爾納德轉身向後望,後面是一片草地,那兒的樹半點也沒有動呢。這時,又傳來一陣響聲,她小心翼翼地站起來,四處張望。她抬起頭,看到山洞裡有一道光。噢,山洞裡站著一個婦人!那婦人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衣,配襯著藍色的腰帶,腳下有鮮黃色的玫瑰花,手裡拿著像那玫瑰花般鮮黃色的念珠。伯爾納德不禁揉揉雙眼,「嗯,我一定弄錯了。」她伸手把放在衣袋裡的玫瑰念珠拿出來,準備在額頭上劃十字聖號。那婦人也在劃十字聖號。她劃過十字聖號後,伯爾納德依然未能成功 —— 伯爾納德的手好像不聽指揮,右手老是無法接觸她的額頭。 眼前突如其來的景象和右手的反應,令伯爾納德很害怕。她顫著手,「我要再嘗試一下」,她默默地堅持著,再次舉起手,在額頭上劃十字聖號。好不容易地,伯爾納德終於在額頭上劃了個十字聖號,她開始念《玫瑰經》。念珠緩緩滑過那婦人的手指,可是她的嘴唇沒有動!伯爾納德念完《玫瑰經》後,那婦人立即消失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