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情景留痕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這片天空  


兒時情景留痕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陳子良  

一扇大門、兩扇巨窗在前,另兩扇大窗在後,室內通爽,光線充足。這是我,一間平凡無奇的村校課室。在村裡,我高居臨下,遮風擋雨、守護村童讀書寫字⋯⋯已兩個多世紀了。

處身西貢內海,小島靈氣十足。鹽田梓村使我醒覺負有重任,這村校既是村童快樂上課的小天地,也是村民聚首議事的唯一小會堂。 

這所村校,很長時期只有我這間老課室和一位老師。老師兼集教師、校長和工友於一身,他也是村中的寫信、解信老師,有時更是同學的美容修甲師呢。

村內學童不多,老師便依齡編班:一年級在第一行,二年級在第二行⋯⋯這樣,全校六級同學便全部都在我內上課了。老師為一級上課時,旁邊的同學大可同時溫故知新。每年「升班」便是「升行」,而我也從未見有「留行」。老師教學著重生活,而非考試;同學們講合作,而非競爭, 孕育他們的是對天地人的信心。師徒間的接納和尊重、互相鼓勵與欣賞的情誼,是我最回味的。

時移世易,村民都已遷往他鄉。村校停辦,我也被封。本來,完成歷史任務應是光榮而高興的,但,二百多年的往事卻總使人追憶、失落。 

往事如煙,卻又柳暗花明。已無用的我,竟然被升格為一所文物展覽館!展覽館陳展的文物和圖片有過去村民沿用的盛器、工具和生活的點滴痕跡;最近更展出了剛被掘出土的陶罐瓦片(複品)。考古學家說,這些文物有二千多年歷史啊。

初期,我完全看不起這些文物,它們不是已被村民拋棄嗎?但這幾年來無數充滿熱誠的義工和參觀的朋友,卻教曉我「無用之用」的秘密。文物原來隱藏著無數可貴的智慧和傳統,文物可豐富人的心靈,使大家認識過去,啟迪未來。現在,我很疼愛它們。

 

天父的安排真奇妙,誰能料到已無用的我竟可蛻變?平凡而負上新使命的我,怎能辜負天父和大家的厚望?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