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說故事的經驗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記一次說故事的經驗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梁雅君  

思思、安妮、軒軒和其他三位小朋友分別來自因父母離異或喪親的單親家庭。他們年齡約六至九歲,因為有情緒困擾而轉介給我的一位社工朋友鄧姑娘。今年暑假,鄧姑娘為他們開設了一個輔導小組,並邀請我在其中一節活動裡為這些小孩子說故事。

我特意選擇了三本談論死亡與離別的圖畫書,依次為:《我永遠愛你》(上誼)《豬奶奶說再見》(台灣東方)《天國的爸爸》(維京)。其實,事前我也擔心他們的反應,不知會否因此而引起哀傷的情緒。

《我永遠愛你》中的小男孩與最愛的小狗阿雅一起成長,他習慣每晚跟阿雅說: 「我永遠愛你」,直到阿雅老病死去,男孩對阿雅的感情依然不變。而《豬奶奶說再見》中的豬奶奶有感自己身體愈來愈虛弱, 在世的時日不多,於是安排好後事,準備與孫女道別,悄然離開這個世界。這兩個故事均出現了動物,加上採取擬人化的表達方法,相信較易讓孩子接受。

年紀較小,身材瘦削的軒軒起初沒有像其他組員一樣,圍坐在我面前,他自己獨個兒坐在地上,而我也沒有刻意勉強他。直至我將《豬奶奶說再見》講到一半,軒軒開始慢慢地坐到椅子上。從他的肢體語言和表情可見,他愈來愈專注,尤其當我說最後一個故事——《天國的爸爸》。

《天國的爸爸》的第一句已直接道出至親離世的訊息:「天國的爸爸,你好嗎?」圖與文卻不甚配合,父親抱起從自行車掉下來的主角,淡然一笑,兒子看上去卻很痛苦。在沒有交代爸爸逝世的原因下,書中道出家中只剩下主角、姐姐和媽媽三人。

《天國的爸爸》的故事性不強,採取第一身的表達方法,透過主角回憶與爸爸相處的時光,向他說出心底話,猶如跟在天國的爸爸談天一般。回憶的片段雖然零碎,然而對八歲的小男孩來說,彌足珍貴。

書中的後半部集中描寫爸爸死後,主角的內心感受。當旁人覺得男孩一定很可憐,甚至不想讓他觸及痛處,然而,小男孩不是這樣想。事實上,他不是大家想像中那樣傷感,正如在書的末頁,小男孩替媽媽捶背,文字寫上:「請放心, 我們一切都好。」我們便曉得小男孩帶著這些寶貴的回憶,如常地生活下去。

在我說《我永遠愛你》和《豬奶奶說再見》的時候, 我會一邊說一邊加入提問,藉此打開小朋友的話匣子,爭取更多交談的機會。直到《天國的爸爸》,我選擇把故事慢慢地、靜靜地唸起來,讓小朋友感受小男孩給爸爸說的話。不過,故事還未完結,較為健談的思思忽然打斷我的話,說要告訴我一個祕密:她是被人領養的孩子(我當下真的很懷疑,及後鄧姑娘證明屬實),跟著她又告訴我在醫院探望外婆的情形。此時,另一位組員安妮也談起媽媽在醫院留醫的事。結果,她們滔滔不絕地分享,我惟有在適當 時要她們停下來,返回故事裡。

事後,鄧姑娘告訴我,剛才我請小朋友猜猜豬奶奶的結局,他們都知道豬奶奶將會離世,而鄧姑娘就留意到安妮輕聲跟旁邊的小朋友說:「不要說個『死』字。」顯然,安妮對「死亡」很敏感。一個月之後, 小組結束,鄧姑娘與組員總結分享。這些小朋友還記得我這位「故事姐姐」,最令人感意外的是:他們竟然記得《天國的爸爸》的第一句和最後一句。

藉著這一次經驗,我更加相信圖畫書在小孩的心裡產生力量:從兒童的視野出發,代他們說出心中話,抒發心中情,從而疏導負面情緒,好讓他們更勇敢地面對生命。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