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心底話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花生老師  


一些心底話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梁雅君  

每天早會完結之後,同學背起書包步上課室。他們的書包幾乎千篇一律是藍色和粉紅色, 大多印有可愛的卡通人物。小小身軀背著沉重的書包拾級而上,腳步一點都不輕鬆。這時,我喜歡跟他們打趣:「你的書包裡面放了『一座山』嗎?」同學都只會笑,不知怎樣回答。

小息時,教員室外總有一些因欠功課而被罰的同學。他們當中有成績滯後的學生,學業基礎欠佳,根本不能獨力完成功課;加上課程趕急又艱深,學得慢一點就趕不上進度,日積月累之下,欠功課已成為他們一個壞習慣。學習更沒有成功感,根本沒有動力突破自己。

放學後,不需要留校補課的同學,有不少前往補習社做功課,一做就是幾小時,回到家裡, 已是晚飯時間。

作為前線老師,我相信大部份的同工都感到兩難:一方面反對過分操練使學生面對太大的壓力,另一方面亦了解孩子會有惰性,需要師長引導和督促。可是,現在卻失去平衡的發展。最近,朋友轉發了一張來自社交網站的截圖:有家長展示一篇差不多一百字的文章,說明是小一的中默範圍,更諷刺是文章題為《學校生活多快樂》,不知出題者在童年時又能否應付呢? 

我從師範畢業以來,差不多二十年了。記得在學的第一年,學院推薦我們讀《老師怎樣跟學生說話》一書。書中結語部分是一位校長向全體老師發出的信:「我的請求是:希望你們幫助學生做個有人性的人。永遠不要讓你們的辛勞製造出博學的『巨獸』、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或受過教育的怪人⋯⋯閱讀、寫作、算術等學科,只有用來把我們的孩子教得更有人性時,才顯得重要。」(節錄) 

從教育改革開始至今,我深深感受到教育界的變化很大,學校之間的較量至為明顯。有的學校美其名是追求卓越,實際是將學術成績和學校成就看得比培養學生的人格發展和領略學問的趣味重要。

本專欄寫的校園故事,有的發生在很多年前,有的是近年的事。每一個學生、每一個小故事都豐富了我的教學生命。其實,不論是從前還是現在,孩子的本質沒有多大改變,變的是病了的教育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