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味木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獅子遊  


廿四味木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念廷公  

從前一年四季,媽媽總是喜歡煲不同名目的涼茶給我喝,其中常常製作的,就是廿四味。

我並不喜歡這種黑壓壓的東西,只是每逢她端出一碗滾燙的涼茶,加上一句比熱湯更滾燙的命令 ——「趁熱把它喝完!廿四味連太子喝了也不傷身」,我不得不從。太子是誰,我不知。我想如果他喜愛這東西,定是傻的。我估計,我和他都是苦命人,要時時吞下一碗又一碗墨汁,有一天,我們都會全身發黑。

後來,媽媽將涼茶放在水壺裡,讓我在學校裡一整天都可以喝。記得有一位同學曾經帶一壺菊花茶回學校喝,已經遭一班橫蠻的小惡霸戲弄,我敢相信,萬一給他們嗅到我壺裡的廿四味,他們不會因為我吞得下這苦水而對我心生敬畏;相反,我預計我會成為他們眼中的病弱書生,從此,我只會成為他們的另一戲謔對象。我嘗試用各種方法,希望可以免除這份恥辱,甚麼老師不准許、涼茶放涼了不好喝……只可惜媽媽依然十分堅定,還是拋下一句:「廿四味連太子喝了也不傷身」。

為了逃避那不必要的肉體和心靈痛苦,我費盡心神。有一天,放學回家前,我走在我家附近的小公園,努力將剩餘的幾口涼茶灌進肚子時,忽然靈機一觸:何不把剩餘的倒進公園的花圃了事?惡念一起,心情十分複雜。把涼茶倒了,既浪費了食物,也糟蹋了媽媽的心機;不過一旦倒了,我就不用再受苦了。幾番掙扎,我張望公園環境, 再小心打量一下有沒有街坊途人走過。知道安全了,就一股腦兒將那幾口涼茶倒了。往後的日子,每次倒掉幾口涼茶,良心始終不安,後來半壺、甚至一整壺棄掉時,那份自責沒有了,內心那份輕鬆,宛如捨棄一張廢紙。

直到有一天,當我再次行惡事時,突然聽到媽媽呼喚我的聲音。我回頭一看,見到她那龐大的身影,我害怕得張口結舌,不知如何解釋才是。媽媽不發一言,也沒有要我解釋。只是在那一天以後,我再沒有多少機會去享用只有太子才可以享用的珍貴飲料。

 

從那天起,我真正明白,生命中的苦水究竟是甚麼。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