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獅子遊  


重陽

刊登日期: 2015.10.17
作者: 念廷公  

再過幾天,便是重陽節。提起重陽,總叫我心痛。

童年時,家住公共屋邨。那時候的睦鄰關係很好。家家戶戶,互相照顧,每逢大小時節,就是經濟條件並不豐裕,都會彼此分享食物,糖果、糕餅、小吃、水果⋯⋯應有盡有。

住在我家對面的婆婆,十分迷信。孫兒生病,她就必定拜神燒香。每逢清明重陽,她就更起勁:果品香燭必不可少,冥襁至少五、六包,大大的,花半句鐘以上才燒完。

因著維繫好的睦鄰關係,大家很體諒婆婆獨力一人守住三個小孫兒的困難,對她在走廊拜祭,為家人祈福,大家都十分忍讓。只是我這個無知小孩,眼見燒祭品時產生的白煙,從門隙不斷入侵,紅彤彤的火光在緊閉的氣窗上舞動,弱小的心靈給嚇傻了眼,害怕自己快要葬身火海。

有一年重陽節前夕,我放學回家,走到樓梯附近,發現大堆祭品,心想婆婆又準備「縱火」了。想到又要受煙火之苦,無名火從心裡燒起,無名火又急又猛,於是我鬼鬼祟祟的,查看一下婆婆的蹤影。我看不見她,便一腳,再一腳,將婆婆在地上擺好的祭品踢得散亂,然後就匆匆離開。

逃之夭夭,並沒有為我帶來任何快感;相反,我只有一份歉疚。每天上學,老師教我們做好學生、好公民,要關愛他人,體恤別人的困難;在街坊心目中,我是個好孩子,知禮守規。但我其實是個壞孩子,跟球場的惡霸不相伯仲,同樣欺善怕惡,行為可恥也恐怖。

我愈想愈急,終於哭了起來。媽媽見我如此慌亂,她很溫柔的了解我發生甚麼事。知道真相後,媽媽沒有打罵我,只是靜靜的走開,叫我好好反省。

 

真到今天,我依舊記得,當燒冥襁的白煙再次刺激我的眼睛時,在迷糊裡,我看到媽媽默默無語地望著天空的身影,是多麼的清晰和震撼。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