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灌溉中華大地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種子的力量.中華殉道篇  


熱血灌溉中華大地

刊登日期: 2015.06.27
作者: 編撰:和平小兄弟 插圖:穆家易  

 

 屹立於香港中半山堅道的天主教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1883年奠基)主祭台後方(苦難祭台的主窗),有兩幅彩色玻璃鑲嵌畫,右邊窗上有七位以鮮血為耶穌基督作見證的中華殉道者:聖趙榮神父、聖徐德新主教、聖張大鵬、聖吳國盛、聖郭西德神父、聖嘉納修女及聖王安納(由後至前排列)。這七位為愛而全然付出的中華殉道者,見證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中國天主教史—— 

有「在中國的首位殉道者」之稱的中國籍趙榮神父於1781年晉鐸後,一直在雲南、四川西部等偏遠村落,以日間躲藏,夜間外出的方式,照顧散居山區的教友團體。身為獄吏,趙榮由負責看守被囚禁的外國傳教士開始,便踏上奇妙的生命旅程:他在傳教士身上領悟人生的意義,決定以學習耶穌基督作為生命的方向,努力改過遷善;他在為大量被遺棄街頭瀕死的嬰孩施洗的行動中,逐漸領悟傳教士無私奉獻的精神,並願意獻身成為神父。1815年,趙榮神父與巴黎外方傳教會的徐德新主教(Gabriel Taurin Dufresse, M. E.P.)、教友傳道員張大鵬及負責管理聖堂的教友吳國盛等,在教難中慘烈殉道。

天主教自清朝乾隆末年開始(1784年),不斷地遭受抗拒和敵視。華籍神父一如西方傳教士,即使面對被囚禁、驅逐,甚至生命受威脅,仍履行傳教(教授要理)及牧民的工作(主持聖事,例如施洗、聽告解、舉行婚配、探訪病弱及垂死教友等),對天主忠貞不二。可是,政局不穩,清朝對天主教顧忌日深。

1898-1900年間,清政府敵視傳教士的態度助長義和團(拳匪)的暴行達至瘋狂的地步。1900年六、七月間, 拳匪發動的暴亂遍及全中國各省市。仇視天主教的情緒像可怕的傳染病,迅速蔓延。在清政府官員的眼中,傳教士是間諜、傳佈邪教,擾亂治安。山西省太原市發生三次大規模的殺戮,共六十九位殉道者在教難中致命——七位來自瑪利亞方濟各傳教修會的外籍修女和五位外籍方濟會士,於七月九日死於膾子手的刀下。教難達至顛峰,濃烈的敵意令一些民眾幾乎喪失理智, 人性盡滅。山西省以外, 在陝西漢中服務的意大利籍郭西德神父(Alberico Crescitelli, P.I.M.E.)遭受最狠辣的殺害。河北省耶穌會四位法國籍神父先後在武邑和景縣朱家河,死於殘暴的拳匪之手;朱家河發生大規模的屠殺,遇害信徒竟達三千多人。

這幅彩色玻璃鑲嵌畫裡,站在最前的是王亞納(1886-1900)。她是這七位殉道者中,年紀最小的——除了朱家河,河北省深縣和威縣亦發生教難。郗柱子(1882-1900)生於河北深縣的農村,他看到同鄉日常生活的表樣,也聽到他們談論天主,便嚮往尋找真理,努力學習要理, 每逢主日跟隨同鄉教友到聖堂。他的父母恐怕他接觸天主教會帶來麻煩,嘗試以威迫利誘的手法勸阻他,郗柱子卻毫不動搖。1900年7月20 日,他在路上遭拳匪攔截。雖然他當時尚未領洗,他堅稱自己信奉天主教。拳匪強行拉他到鄰近的廟宇,把他的頭按在地上,迫使他向地方神像叩頭,但他頑強反抗,並高聲喊叫。前往刑場時,路經天主堂,郗柱子要求拳匪給他跪下祈禱。到達刑場後,郗柱子跪在地上, 恭敬地劃十字聖號,堅定地說:「我是教友!」

郗柱子殉道後翌日,拳匪闖進威縣馬家莊,逮捕管理聖堂的年長婦女王玉梅、一對母子教友及年僅十四歲的王亞納,威迫他們背棄信仰。王亞納熱衷祈禱生活,雖出身貧寒,品格和德行卻令人欽佩。拳匪首先殺死王玉梅,王亞納目睹暴行,依然表明誓死不會背棄耶穌。到達刑場時,王亞納更領導眾人祈禱。拳匪以利刀刺傷她後,她保持鎮定,面露笑容,說:「天堂的門開了!」然後低聲呼喊耶穌的名字,從容接受斬刑。

生命樹 

殉道者的血是信仰的種子。王亞納、郗柱子兩位年輕人對信仰的慷慨犧牲,我們可能會感到很陌生,甚或恐懼,且不易接受。我們可能會問:究竟我們要怎樣生活,才是見證信仰?是不是一定要如聖人般拋頭臚灑熱血,才算是向信仰盡忠? 

這兩位年輕聖人迫於環境,在強橫暴虐前別無他選,惟有以身殉道。他們為了保存對信仰的忠誠,不能屈曲求存而殉道,情況一如近日在依斯蘭國劊子手的威迫下,一群基督教信徒寧死不妥協,慷慨就義。

我們生活在和平安定的城市裡,生命不受威脅。那麼,我們可以怎樣回應天主的教導,做個守正義,滿仁愛的人呢? 

基督信仰之可愛處,就是讓我們常懷希望。人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常存希望,我們有力量去實踐我們的計劃,那怕可能只是把自己的書桌、房間整理乾淨,盡責任把習作做好,完成考試,抑或是行義舉,濟貧扶弱。你心存希望,並願意將它實踐,你會發現即使是年輕,你也可以成就一件大事。

如果我們心存希望,相信我們的生命能展現基督愛人的胸懷,那麼,這個世界、這個城市、這個社區,以至家庭,會因我們小小的付出而變得不一樣。

 

 

黃君右修士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