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平行的兩個影子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創作沙龍  


地上平行的兩個影子

刊登日期: 2015.06.27
作者: 張壽洪博士  

 

 心理學家說:「閱讀是心理猜測遊戲。」當讀者看過文章的題目後,就會根據自己的知識猜測文章的內容。換言之,題目是吸引讀者的利器;有好的題目,文章就成功一半了。鄭同學的文章是個好例子,看了題目「地上平行的兩個影子」,我們一定會問:為甚麼有兩個影子?為甚麼兩個影子是平行的? 

除了以題目製造懸念外,作者透過第一段的情節把讀者的思緒進一步拉緊。「我氣沖沖地跑出家門……腦海中全是剛才外婆斥責我的那些話,我愈想愈生氣,心中像是有根刺倒插著」。作者為甚麼跟外婆鬧翻呢?她會否再回家呢?深信大家腦海裡必有一連串的疑問,也必定追看下去。可見作者很懂得捉緊讀者的情緒。

寫抒情文字,歷來的評論家都認為作者應該把眼前看來的景色,跟個人的心情結合起來,做到「情景交融」、「以情結景」便最理想了。鄭同學雖只是個中三學生,但她已掌握融合景物和情感的寫法。「凹凸不平的路,就如同我的心情一樣,是那麼的忐忑不安」,作者情緒的波動,毋須再作描述了。「光禿禿的樹枝」、「枯黃的樹葉」、和「任人踐踏的落花」等秋天的景物,都成了作者心情的寫照,真的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本篇是借景抒情、借事抒情的文字,作者不僅擅長營造氣氛,還善於使用記敘線索。本文第三段運用了「插敘」手法,交代作者和外婆的密切關係。原來外婆一向照料孫兒,不遺餘力,噓寒問暖;一句「我為甚麼要氣這個疼愛自己的人」,寫盡了作者內心的痛楚。

在最後一段,作者的感情再次與景物交織起來,「淡橘色的陽光失去了樹葉的掩蓋,照在我身上,温暖的,輕柔的,把我的心安撫下來」,柔和的陽光原來可以治療悲痛。在作者準備回家去的時候,她看到地上有「拉長了的、對站著的兩個人影」,然後外婆為她披上外套,低聲說了句:「一起回家吧!」兩婆孫便一起踏上歸途。文章沒有解說兩人起爭執的原因,也沒有交代是否冰釋前嫌,然而,此時真的「無聲勝有聲」,一切不用多言了。

總的來說,本文在敘事、描寫、抒情、氣氛營造和題目擬定上都十分成功。上述各段提及的優點,都值得我們仔細欣賞和學習。

 

地上平行的兩個影子

我氣沖沖地跑出家門,雙腳不知疲累地帶動著身體,茫無頭緒地急速跑動。腦海中全是剛才外婆斥責我的那些話,我愈想愈生氣,心中像是有根刺倒插著,更是跑得愈來愈快,想把不快的感覺,甩在腦袋後。不知不覺間,原來我已走到了家附近的公園。時近黃昏,公園裡幽靜得很,寂寞得沒半個人影。

我放緩步伐踏在鋪滿碎石的小徑上,凹凸不平的路,就如同我的心情一樣,是那麼的忐忑不安。我一邊走著,一邊打量著四周的植物。高壯的大樹上隨著季節變化,只剩下光禿禿的樹枝,而枯黃的樹葉失去氣力般掉在地上。不只樹葉,就連花兒也枯萎落在路旁,任人肆意踐踏,孤單地貼在地面,無人問津。我撿起地上一朵殘破的花兒,更覺得今年的秋天比以往的無情。天不再那麼藍,雲不再那麼白,就連風也不再那麼温柔,變得那麼冷。想到這兒,我眼眶微紅,抽了抽鼻子,強忍著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

每逢秋天,外婆會熬各式各樣的時令湯水,擔心我會不夠營養;又會為我準備禦寒衣物,生怕我會穿得不夠;還會編織毛衣給我,還是擔憂我會冷壞。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是的!不得不承認,我老是依賴著外婆。每一件事情, 好像都和外婆有關。我發現愈是回憶,我和外婆的生活片段漸漸在腦海中浮現。「我為甚麼要氣這個疼愛自己的人?」我的心裡不禁難過地想。

 

抬頭一看,原來天色已暗。淡橘色的陽光失去了樹葉的掩蓋,照在我身上,温暖的,輕柔的,把我的心安撫下來。「回去吧!」我的腦海只有這句話,我沿著碎石小徑走回去, 頑皮的碎石像是搔癢癢般逗著我的腳底。忽然,我看到地上淡光投映下拉長了的、對站著的兩個人影。我把視線向上,只見外婆臉上帶著寬慰的神情凝視著我,她為我披上一件外套,柔聲說道:「一起回家吧!」我們一路走著,彼此沒有交談,也許不需要過多的言語;而我知道這天的黃昏,已在我心中刻下了最溫暖、最難以忘懷的回憶。 

鄭卓琳 聖安當女書院 三D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