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師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花生老師  


我的老師

刊登日期: 2015.06.27
作者: 梁雅君  

 

 我很感恩,學生時代遇到一些好老師。只是說來慚愧,從小,我的志願並不是當老師。不過,自從事教育工作以來,才發現這些老師的言行,處處影響著我。

伍老師是我念小學五、六年級的班主任。當時,伍老師剛從師範畢業,雖然她沒有太多的教學經驗,卻教我們這「普通班」心悅誠服。一次,伍老師派我代表同學,參加校內舉辦的朗誦比賽,我知道自己只有陪跑的份兒,只因獎項大都落在「精英班」手中。比賽結果一如我所料, 比賽結束後,伍老師送我一張純金色的卡留念,上面寫著我代表全班參加比賽。對我來說,這張「金卡」比打印出來的獎狀更有意義。

一次校外旅行,在旅遊巴士上,我坐在伍老師後面。當時,我正和同學談起一些興奮的事,我多番說:「好『正』呀!」,伍老師突然別過頭來,提醒我「正」字有點粗俗,不宜多說。我有點不好意思,更覺得驚訝,不明白何以連「正」字也不該說呢? 

以現時的標準來看,伍老師似乎嚴苛了一點;但這正好反映那時的老師對同學和自己的言談舉止甚有要求。今天,留意到一些同工,可能為了與學生打成一片,又或是個性使然,跟學生說話的時候過於輕佻,「乜水,乜料」、「幾多粒鐘」之類的說話,我也偶爾聽過。

周老師是我的中史科和國文科老師。她弱不禁風的個子藏著堅定的意志。周老師上課嚴謹,教書的時候很投入,散發出來的盡是文人氣息。她做過的事,說過的話, 我都記在心上。

一次,周老師用了一整節課來跟我們討論人生最重要的是甚麼。我不明所以,事後才知道老師得悉有同學在測驗時作弊。

當老師發覺我們沒有帶筆,便笑說:「讀書人,怎可以不帶筆?」

當同學做錯事,老師便氣極地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當我灰心失落時,就想起老師說過:「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我知道周老師很疼愛我,不過,那時向我發檢舉紙的又是她。

在中五畢業營刊上,周老師用隸書親筆書寫: 「陸沉未必由洪水,誰為神州理舊疆」。時為1990年,不知我們這班年少無知的學生,有多少人明日老師的心懷? 

我知道伍老師和周老師一定會忘記這些事了。正如我那些長大了的學生,談起我的瑣事,我也會沒甚麼印象。正因如此,我常提醒自己:老師的一言一行, 默默地影響每一個生命。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