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小小的空地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憶童趣  


一塊小小的空地

刊登日期: 2014.03.16
作者: 鄭惟浩  

 

 舊時,在我家的樓下,有一塊小小的空地,它很小,長度大約只有兩個並排起來的羽毛球場那麼大,空地空蕩蕩的,甚麽都沒有,在它的兩旁,零星散佈著幾張水泥做的凳子。時常會有一些老人, 坐在那裡聊聊天,喝喝茶,下下棋,空地的上空洋溢著一片寧靜祥和的氣氛。我就是在那裡長大的, 在兒時的我眼中,這片小小的空地,卻彷彿是天與地一般,那麼寬,那麼廣。因為那裡是我們孩子們心中的天堂,遊戲的聖地。

記得那時,小小的空地,成了我們放學後遊戲的集合地。空地附近的校園,放學的鈴聲剛剛響起,那清脆的鈴聲啊,彷彿成了那衝鋒向前的號角聲,伴隨著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在歡呼聲笑語、嬉戲打鬧中,小夥伴們便匆匆地往這片小空地跑去。每當我將要趕忙衝出門的時候,總有一位老人靜靜地站在我的身後,溫柔地為我在背上塞上一條毛巾,將一個雪白的鼓鼓的小沙包放在我的手中,慈祥地笑著,卻甚麽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地注視著我。

兒時的遊戲都比較簡單,無非就是追逐和躲藏。後來爺爺總是擔心我們會磕著碰著,於是自己找來一些沙子,用一張大大的帆布,給我們做成一個個小小的沙包,於是這便成了我們常玩的遊戲, 通過猜拳選出一個當「鬼」,他的目標就是要去抓住那個拿到沙包又來不及傳出去的小朋友,被抓住的小朋友則會成為下一局遊戲的「鬼」。而我,常常因為胖胖的身型而成為「鬼」,當我在空地滿場瞎跑的時候,爺爺總愛在樓上靜靜地看著。那時我還有些遺憾,爺爺甚麽不來陪我玩呢?後來才知道,爺爺的心臟不好,而那時的我們卻全都不知道……看著爺爺瘦小的身軀,小小的空地彷彿就很大,很大了…… 

 

後來,我慢慢長大,大人們決定搬家,搬到遠處的一間大房子,而我卻總放不下這片小小的空地。但離開的步伐總不能停下……十年後,當我再一次回到這裡,它依舊靜靜地躺在那裡,就像當初爺爺靜靜地看著我在跑,我在玩。可是現在的我, 已不覺得它很大,很大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