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 坡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創作沙龍  


斜 坡

刊登日期: 2014.02.16
作者: 張壽洪博士  

 

 一直以來,刻畫母親愛家庭、愛兒女的故事都是感人的素材,相信大家在日常的閱讀旅程中接觸過不少了。劉旨榕同學筆下描畫的,不僅是母親無償的付出,還有女兒義無反顧的愛護和體恤;「母慈女孝」,兩代人的心靈達至如水乳交融的昇華境界是本篇的亮點。

《斜坡》以從家裡走到菜市場去的必經之路「斜坡」作背景,帶出母親和女兒一起買菜的故事。一個陽光充沛的下午,兩母女在「令人目眩」的艷陽下走在斜坡上,她倆不僅「汗流浹背」,母親還一面走、一面喘氣。原來母親為了省錢,於是不辭勞苦,走到斜坡通往的屋去買「便宜的菜」。家中食指繁多,母親每次選購的物品數量不少,「回去時,手上總會提著不同顏色的膠袋,遠處看,像拿著多個重甸甸的氣球」幾句表面看似色彩繽紛,但看到「重甸甸」的描述,讀者心裡不經意的觸動了一下,再讀到「兩頰發燙」、「手上留下深深的紅印」和「衣服濕透」時,我們心坎上不禁壓了一塊大石頭了。

這篇文章最感人的地方,是女兒對母親義不容辭的反饋。原來女兒自小就體會母親的辛勞,小小年紀便自薦跟母親一起上菜市場,幫母親一把,為了跟上母親的步伐,她走路時還得「三步拼作兩步」;時光飛逝,今天女兒長大了,母親「老」了,在回家路上,女兒都把「較重的(東西)搶過來」,還要「裝著輕鬆地走」。看到這裡,誰也不禁在心裡讚嘆一句「難得」。

末段,兩母女在黃昏時分走在斜坡上, 閒話家常時,母親問女兒下週想喝甚麼湯, 女兒回答:「到時我陪你到市場再說吧!」作者很聰明的就此把文章結束,但深信讀者的腦海裡定必餘音裊裊,不斷地浮現一幕又一幕兩母女往返菜市場的情景,同時默默地為她們送上祝福。

劉同學的作品短小雅潔,擅長營造場景的氣氛,人物表情和動作描繪出色,更善於運用對比描寫,例如比較「小時候」和「今天」母女兩人的步履,對照女兒「以前」跟「今天」背負不同輕重物件的情況。當然, 文章的成功,得力於作者具備敏銳的選材能力。不過,本文的內容簡單,情節稍單薄, 文章有不少可以優化的空間;例如母親在菜市場購物和事後回家整理的過程,都該是挺費氣力和心神的,這些方面可多作正面的描畫。這樣,既可確立母親勤勞刻苦的個性, 也有助建構母親為家庭不辭勞苦的形象。

 

 

 斜 坡

 

劉旨榕 聖安當女書院 四A 

 

 這個下午陽光普照,萬里晴空,太陽的光暈令人目眩。在這條斜坡往上走,尤其吃力,不但使人汗流浹背,與我同行的媽媽更一直在喘氣。媽媽是個節儉的家庭主婦,寧願走上斜坡,到屋邨的市場買便宜的餸菜。我經常與媽媽去買菜, 每次往返總會有種接不上氣的感覺。媽媽會一次過買很多菜,回去時,手上總會提著不同顏色的膠袋,遠處看,像拿著多個重甸甸的氣球──如果拿著的真是氣球那該多好,那麼我和媽媽的兩頰便不會發燙,手上不會留有深深的紅印,背後的衣服更不會因流汗而濕透。

為了分擔媽媽手上的重物,即使我有十萬個不願意,假期時我仍會跟著媽媽上市場。斜坡的兩旁,遠遠近近、高高低低盡是翠綠的柏樹和青草,筆直的樹幹把斜坡拉得更斜。小時候,為了跟上媽媽的步伐,我要花很大的力氣,三步拼作兩步地往上踏。一路上,我們都不聊天,因為說話會更費力氣;今天,我們再次踏上這條斜坡, 才發現媽媽的步伐變慢了。我走在前面,不時回望在我身後擦著汗、低著頭走路的媽媽。我頓時領悟到,媽媽真的老了。以前回家時,媽媽總會把較輕的袋子給我,現在我卻把較重的搶過來, 扛到肩上去,裝作輕鬆地走。

 

 

暮靄沉沉,我和媽媽在斜坡往下走,金光灑在行人的臉上,把我們的身影拉長。我倆談著家中的瑣事,媽媽問我下星期想喝甚麼湯,我說: 「到時我陪你到市場再說吧!」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