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教中文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綠滿窗前  


普通話教中文

刊登日期: 2013.12.15
作者: 張漢青  

 

 

十多年前到某校當朗誦比賽的評判,事後, 與該校的中文老師茶敍,一位老師問我是否贊成用普通話教中文。那時,我毫不猶疑的回答說:「不贊成」。
現在再思考這問題,我仍是不贊成。先此聲明,我並非反對學普通話,相反,我認為每個學生也應學好普通話,甚至建議學校不妨用普通話講授其他科目;校長早會訓話時也可嘗試用普通話,我只是不同意用普通話教中文而已。為甚麼呢?很簡單,學生是通過語文科認識文字的讀音,如果用普通話教中文,學生也就不知道粵音的標準讀音了,這樣會嚴重地影響粵語的說話能力。以我自己為例,我是客家人,由於不知道客語書面的讀音,所以,不能引用書面語詞彙以助表達,我只能用客語作簡單的交談,如要演講、辯論或講述較複雜深奧的內容,則無能為力。用普通話教中文之後, 粵語的運用情況相信也會受影響。曾聽一位懂客語的傳道人說,有一次他往梅州鄉間探訪教友,梅州是講客語地區,交談時當然用客家話,但要求對方帶領禱告時,他卻很為難的說:自小受普通話教育,只能用普通話祈禱。在廣州地區,情況大概相同,能用粵語朗讀古詩文,甚至讀報紙的年輕人也為數不多了。
普通話的入聲已經消失,分別歸入陰平、陽平、上聲和去聲;由於入聲短而促,詩人詞客往往喜歡用入聲韻來表達抑鬱悲愴的情緒,而讀者誦讀時則通過作品聲調的高低抑揚,來體味作者的感情;改用普通話誦讀,就未必有這樣的效果。而且,入聲本屬仄聲,假如歸入陰平或陽平,則變為平聲字,近體詩須調平仄,只懂普通話的人,寫舊詩則會有平仄難分之苦。
上述或許都不算是好理由,最主要的可能是粵語、客語與古漢語關係密切。真不希望它有一天會消失,也不想香港變得與大陸城市毫無分別。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