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歧見, 用心去看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放下歧見, 用心去看

刊登日期: 2013.12.08
作者: 梁雅君  

 

 你可曾遇過一些樣子看來與人不同,不甚討好的人?雖然他們不至於惹人反感,卻往往成為別人戲弄的對象。

電影《草房子》(改編自曹文軒同名的少年小說)的主角桑桑,是油麻地小學的學生,在他眼中的禿鶴, 就是這一位人物。禿鶴原名陸鶴,是天生的小禿子,頭頂甚至眼眉,一根毛都沒有。他長得高而瘦,這讓他在同學間更為突出,整所油麻地小學的學生都叫他禿鶴。禿鶴是孤獨的,同學只對他那光滑如鏡的禿頭感到好奇;禿鶴是可憐的,一次,他想借小刀,就得要讓同學摸幾下頭才能成事。

當禿鶴年紀漸長,開始明白別人的目光和嘲笑跟自己的外表有很大關係,甚至因為他是個禿子,校長、老師不讓他參與匯操表演的機會。因此,禿鶴內心充滿鬱結,他不想上學,不想再面對群眾。

和禿鶴同班的桑桑,是一個愛出風頭,又多鬼主意的學生,為了吸引全校同學的目光,他在炎炎夏日,身穿棉襖,頭戴大棉帽子,手執竹竿,大搖大擺地在操場上走。當桑桑以為出盡風頭的時候, 禿鶴突然出現,於是,同學將視線轉移到禿鶴身上。那時候,禿鶴戴了一頂父親買給他的涼帽, 雪白的帽子看起來很優雅,與禿鶴高瘦的身影十分相襯,戴了帽子的禿鶴顯得格外俊朗、神氣。

桑桑的風頭被禿鶴蓋過,心裡不是味兒,怒氣終於在某一天爆發,他把禿鶴的帽子搶走,拋給其他同學,同學又把帽子拋來拋去,引得所有同學都在圍觀。禿鶴無助地四處找,唸著:「我的帽子呢?我的帽子呢?」直到他發現帽子的時候,它已經被人掛在高處。

禿鶴經歷這次集體欺凌之後,他決定不再戴帽子,他要報復。

在步操匯演上,禿鶴故意除去老師預先給他的帽子,亮出叫人注目的禿頭,繼而擾亂了一致的動作,令校長以至整所油麻地小學的師生感到尷尬,油麻地小學也因而失去蟬聯冠軍的機會,「禿鶴用他自己的方式捍衛了他的尊嚴」。經此一役,禿鶴同樣付上代價,他成了大家不受歡迎人物,受人排擠,沒有人想跟他玩,沒有人願意跟他同組。禿鶴被同學孤立,這個和同學之間的心結,要怎樣才能得到解決? 

就在文藝匯演上,禿鶴終於爭取到演出「禿子連長」這個角色,形神俱似,演出落力的禿鶴,獲得觀眾熱烈的掌聲。演出過後,禿鶴卻失去蹤影,最後,桑桑發現他獨自在河邊啜泣,任憑禿鶴如何否認,他真的哭了,而且哭得愈來愈厲害。不過,在桑桑眼中,他「看到了世界上最勇敢,最英俊的一個男孩子。」禿鶴最終能面對自己的禿頭,向人證明他的能力,「他終於真正贏得了自己的尊嚴。」

如果你是油麻地小學的學生,你會因禿鶴的外表而投下奇異的目光嗎?你會稱呼他「陸鶴」,還是「禿鶴」?當禿鶴向你借東西時,你會否有任何附加條件?如果你正好接下桑桑拋來的帽子,你會把帽子拋給下一個同學,還是交還禿鶴呢?步操匯演冠軍落空之後,你還願意和禿鶴玩嗎? 

在我們身邊有沒有「禿鶴」? 

我想起一個真實的小故事:朋友班中有一位女生,因為行徑較為特別,沒有太多朋友,造成自我形象低落。一次,她在「成長的天空」的活動裡,因為給予組員有建設性的提示,而得到大部份組員的公開表揚,女生聽到同學讚美的說話後,忍不住哭了起來。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感動對方,每一個人都很美麗。

世界上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大家能互相夠尊重、接納,不因個人的外表而判斷人的優劣、成敗、美醜。讓我們不需要像禿鶴一樣,要先靠一頂帽子才可以接納自己,還要用建立榮譽,為校增光的方式才能被他人接納。要不然,這是很可悲的。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