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書包.背包  


那年冬天

刊登日期: 2013.11.24
作者: 薛梓晴  

 

 冬天的清晨。

白晝一點一點地照亮了黑夜,上學時分,天空像是一個沒有完全亮起來的節能燈泡。早班公車的喇叭聲,孤獨地於街道迴蕩著,由遠到近, 擾人清夢。

我正在教室裡早讀,僵硬的手指翻開書本, 一遍又一遍,唐詩宋詞,西方名著。課本上斑斑駁駁的筆跡,東倒西歪,縱橫交錯。整個世界, 似乎只剩下教室傳出來整齊響亮的琅琅讀書聲, 不屈不撓,與窗外淩厲北風的嚎叫聲抗衡著。班主任敲敲帶著鏽跡的綠色鐵門,示意我們停下來:「今年冬天的天氣比較冷,大家記得多添衣。身體健康才有力氣上戰場,知道麼?」

距離中考的日子剩下不到三十天。

一瞬間,大家的讀書聲又似乎響亮了幾分。

我的班主任是一位年逾半百的歷史老師,戴著那種款式最普通的老花眼鏡,手邊總放著一本新華字典,隨時隨地都能糾正我們的錯誤字詞。他常跟我們分享一些兒時的學習經歷,如何努力,如何艱難,似是炫耀,又是感慨。有時, 他又會突然換上一副認真的嘴臉:「不進則退, 所以你們要勤奮讀書,知道麼?」疑問句式卻帶著肯定的語氣。我知道的,我們都知道的。

不前進,則後退。

那年,我們都懷抱著一個最炙熱的夢,夢裡只有一個名為未來的朦朧影像。

今年冬天,我來到了一個新地方。冬天的來臨並沒有讓這座繁華熱鬧的城市停下來。我不需要在漫長的補課時光中渡過我的寒假,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各樣的精采活動,聖誕派對的驚喜禮物,除夕夜的狂歡倒數。

我就像一隻從馬戲團逃出來的動物,無拘無束。

同學跟我說,去年冬天,他曾跟隨學校交流團到日本,在那裡渡過了一個滿是櫻花香氣的冬天。接著,他問我,那年冬天你在做甚麼呢? 

那年冬天? 

我看著窗外那一大片遼闊的夜空,與街上的燈紅酒綠,相映相襯。腦海裡,不期然地浮現出從前在遙遠那方渡過的那個讓人瑟瑟發抖的冬天 …… 

那年冬天,天氣特別的寒冷。整個世界,只剩下校園傳出的琅琅讀書聲。它衝破北風,隨著清晨散不去的霧氣愈飄愈遠,到達世界之巔。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