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出我的樣子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畫出我的樣子

刊登日期: 2013.09.29
作者: 霍玉英  

該有怎樣的樣子? 

是自己想要的,還是他人認為我們該應的模樣? 

《有點樣子》裡的阿萌,他在任何時間、任何東西及任何地方,都可以專心畫畫。可是,有一天,哥哥毛毛看見他畫的一瓶花,他說:「這是甚麼東西!」甚麼東西?當然是一瓶花,可阿萌一下子答不出來。小孩的自我是怎樣形成的?他人的鼓勵與認同也許是第一步。縱使無心,也不是有意,但哥哥的話與笑聲刺痛了阿萌,讓對作畫還沒有十足把握,對自己的畫作還不太肯定的阿萌,因為沒法畫得「像真的一樣」,他不再畫了!妹妹阿茉與哥哥毛毛全然不同,她不單喜歡阿萌的畫作,還珍藏他的作品。就在我們隨著阿茉的腳步,來到她房間的一刻,那迎面而來的一個跨頁真令人驚喜 —— 牆上盡是阿萌先前揉掉的畫作!那一幅曾經給哥哥譏諷為「這是甚麼東西」的畫作,卻是阿茉最喜歡,並認為很有花瓶的樣子。

阿茉不單是阿萌的知音,還以孩子的真心誠意啟迪阿萌,讓他重新審視自己,再以放鬆的心情,自由自在地畫圖,從實體看到的樹、房子、船、魚及太陽,到抽象感覺的和平、愚蠢及興奮,都一一在他筆下呈現。因為阿茉簡單而難得的一句話,阿萌又回復昔日的自己,把心中各式樣子畫出來,而這種創作的自在與自由,不單觸動他寫詩,還讓他深切明白, 周遭的美可以用心品嘗,而不必倚仗畫與寫。阿萌懂得自己,並能以自己的樣子生活。

溫蒂.凱瑟曼(Wendy Kesselman) 以素人畫家艾瑪.史坦(Emma Stern)的事蹟為本,創作了《艾瑪畫畫》,讓我們明白追求自我,實現自我不獨小孩的權利,老人也有同樣的訴求,只是這些一直為人忽視,有時候連老人自己也不敢,甚或羞於以表達。獨居的艾瑪難免寂寞,但有貓兒南瓜籽兒的相伴,無減生活中的趣味。七十二歲那年,兒孫送她一幅畫為生日禮物,畫的是艾瑪兒時成長的小村莊。基於禮貌,艾瑪把畫掛在牆並說:「它很美麗」,但艾瑪惦記的小村莊終不是畫中模樣。於是,艾瑪買了顏料、畫筆和畫架回家, 並嘗試以心中所念記的訴諸生澀的畫筆。畫作完成了,艾瑪把它掛上,看著看著,她就了笑,因為那是她日思夜想的小村莊。

然而,當兒孫到訪的時候,艾瑪便換上了他們送的畫作;等到兒孫離去,她又把自己的畫重新掛上。艾瑪的畫為甚麼只能在她獨自一人的時候才掛上?是因為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畫作難成大器,讓人看了笑話?是因為已經是很大歲數的人了,另圖人生新一頁的痴想,也足令人家笑話?以上都有可能。可幸艾瑪與《有點樣子》的阿萌相同,她也有一位知音,那是她的一位小孫子,一位非常親愛艾瑪的男孩。在一次聚會中,艾瑪忘了把畫換上,這一位小孫子發現了,當時的艾瑪彷彿是個做錯事的小孩, 她先低頭迴避,最後在家人的追問下,才輕輕的說:「是我畫的。」在大夥大喊是「妳!」的時候,艾瑪更急忙地把畫收進櫃子裡,她實在羞怯, 實在對自己缺乏信心!然而,孩子的真純最令人安慰與信任 —— 

「不要把它藏起來!」

「很好看耶!再多畫一些吧!」

 

年過七十,艾瑪才發現自己的藝術天份,晚來的一道創作泉源讓她一發不可收拾,終有四百多幅作品存世。追求自我,實現自我,不分老少。在人生漫長的旅途中,我們或因種種原因,錯失擦身而過的機遇,或顧此失彼,沒有真正了解自己。天稟雖然來自天,仍需適當的土壤予以萌發, 阿萌幸得阿茉為知音,而艾瑪則有孫兒鼓勵,他們終能畫出自己,並以自己的樣子生活,但這實在不易!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